Image by Francesco Gallarotti

文章分享 - 頌新生

本會曾經發起公衆投稿活動,「頌新生」是一個讓器官移植受助者表達感恩和分享心聲的平台。

本頁節錄了當時的投稿作品。

誰在寵愛着我 ― 蔡心怡

我在澳洲黃金海岸舉行的第十七屆世界移植運動會中,取得四面金牌及一面銀牌。

我今年八歲半,出生時因患上先天性膽管閉塞,做了通膽管手術,但肝臟仍然繼續惡化轉壞。在半歲時,做了肝臟移植手術才能保命。今天,我竟然可以參加運動會並有這佳績,我一定會珍惜這甜美的感覺,努力生活來報答所有愛我的人。

我衷心感謝你們:

Cindy姨媽,是您不顧手術風險,從加拿大飛回來捐出部分肝臟救我,免我渺茫的等待器官遺贈;是您,令我有第二次生存的機會。

游泳教練梁潔媚,你用了一年時間,為我創造了四面游泳金牌的奇蹟。

八年來悉心照顧我健康及成長的教授、醫生、護士及醫護人員,希望我能令你們引以為榮。

周醫生團長、各醫護人員及各隊友,你們在比賽前後對我的關懷照顧,支持和鼓勵,令我充滿自信及力量。

維多利亞幼稚園的孔總校長,你的魔術戲法令我看得哈哈大笑,十分快樂。

聖公會聖彼得小學的余總校長及各位老師,你們教懂我要有責任感,明白愛是無限包容與鼓勵。

圍棋文化班的蕭世傑院長,你教我學會思考、判斷、訓練全局觀(布局)的能力和面對勝負的態度。

武術文化班的李暉老師,你教我成功的運動員都是刻苦訓練出來的,多練習,基本功紮實,發揮自然會好。

你們對我的愛和教導,我會銘記於心,以後我會努力充實自己,用好成績報答你們。我即將升讀小學三年級了,前面的路還很長,但我知道自己是幸運的人。我也向偉大的器官遺贈者及其家人致敬,他們的善心,讓別人得到新生。

 

讓生命喝采 ― 綉琼

一九九六年我患了罕有的肺淋巴管平滑肌增生症,無藥可治,只有肺移植才能挽救生命。等候期間,肺功能越來越差,走幾步就氣喘如牛。一九九九年,我終於得到有心人的捐贈,換了雙邊肺。甦醒後,我開心得掉下眼淚,腦海不停響起讚美主的歌曲。

移植初期,服用的抗排斥藥令我抵抗力減弱,更不幸染上肺結核,需要服用大量藥物。這段期間,我的身體、精神和心情都很低落。直至二○○二年結核病治癒後,我才能計劃我的新生活,積極地做運動,如游泳、健康舞和緩跑等,鍛煉自己的身體。

二○○七年我有機會代表香港到泰國參加「世界移植運動會」,心中的快樂和興奮實在畢生難忘!這真是一個意義深遠的體育盛會,來自世界各地的器官移植康復健兒精神奕奕地比賽,滿腔熱誠,為生命喝采。

在「香港移植學會」協助下,我們一㞈移植康復者在二○○八年成立了「香港移植運動協會」。我們深深體會運動不但能增加移植康復者的體能、保持身心健康,更可紓緩情緒,加強鬥志。

在香港移植運動協會的統籌和協助下,同年我又參加了在中國上海舉辦的「中國移植運動會」。在這個我們稱為「全運會」的盛事中,全國二十七省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移植康復者一同比賽。我一方面認識到中國移植的卓越成績;另一方面,與一㞈身形和體能相若的中國人比賽,競賽特別激烈,因此大家都全力以赴,期望做到最好。

二○○九年再參加澳洲黃金海岸之「世界移植運動會」。開幕前,大會安排在美麗的沙灘上舉行一個特別的步行儀式,向捐贈者偉大無私和充滿愛心的行為表達崇高的敬意。來自各地不同種族的健兒臉帶笑容,眼中帶䋠喜悅的神情,昂然在沙灘上向前邁步,呈現朝氣勃勃的生命力量。經過一番角逐,我很高興能夠在草地滾球和保齡球奪得兩面金牌回港。

現在,除了參加移植運動比賽,我也參加了香港草地滾球會的訓練和公開比賽,與健全人士在草場上較量。透過練習和比賽,我的生活圈子擴闊了,見識也增多了。

這十年間,除了體育運動和照顧年老的父母,我還常到醫院做義工,探訪等候肺移植的病人,幫助他們了解手術的過程,增加他們的信心,期望他們也可藉移植重獲新生。

回想十年前我的生命危在旦夕,連行幾步路也氣喘不堪,到現在可以正常生活、做運動、參與比賽,甚至獲取獎牌,真的意想不到。我衷心感謝捐贈者的家人偉大無私的決定,使我的生命得以延續,重獲健康又精采的人生。希望大家支持器官捐贈,讓其他面臨死亡的病人也可得到重生。

 

播下.傳承 — 偉康

 移植—素以為與自己沾不上邊的名詞,怎也想不到,竟要我一次又一次親身去經歷!

二○○一年初,我被證實患上急性白血病。很感恩,能夠在半年後得到骨髓移植。當以為快將康復,一切雨過天青之際,我卻感到呼吸異樣。醫生確診是急性排斥,導致肺部受到不能復原的破壞,肺功能將會逐漸衰退。那天,我感到人生這一漫長又艱苦的路,才剛剛踏上⋯⋯

因為肺弱和體質轉差的緣故,我很容易受到感染。過去多年,我是醫院的常客。每感染一次,體質就再衰退一點。每天都過得很吃力,終日就如面對一場沒完沒了的戰爭。我洩氣、失落、極度疲憊和無奈。多方延醫都確認肺部無法復原,唯一的方案,是風險最大的「肺移植」。

在我身上進行肺移植,不但對我是個挑戰,香港醫學界也是史無前例!據悉,香港以往從未有進行骨髓移植後的病人,再作雙肺移植的案例。雖知風險不低,往後的日子或許更加艱辛,然而我決定把自己全然獻上,再一次交由神去掌管前路。

某個聖誕前夕,挑戰到臨了!經過通宵達旦的手術和其後一個月的驚濤駭浪,我終於逐漸康復過來。過去長年受盡病魔煎熬的我,今日慶幸重過正常生活。昔日我連飲水進食也會氣喘不堪,現已能如常享受打球、郊遊和登山遠足等樂趣。一般人只得一個生日,我卻有兩個、三個的生日!想不到,因我的移植病例,竟造就了醫學界的一項突破,也為正患危疾而絕望的一㞈,帶來一點希望。我樂意把自己的經歷與人分享,冀望給予那些生命中遇到波折的人一點鼓勵。

若要問:誰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坦言:最先浮現於腦海的,就是賜予我新生命的兩位捐贈者;他們使絕望的我,重燃積極再生的希望。在親歷生命起跌的過程當中,我切身感受到:器官移植並非單單延續一個人的生命,卻是兩個,甚至更多生命的共存。

今日,猶如有一顆充滿生命力的種子在我心中植根,發光發熱。我感謝神的保守,更由衷感激捐贈者及其家人的無私大愛,醫護人員的盡心照料,家人和朋友的支持。我深願,此大愛能普世廣傳,成就更多再生盼望。我深信,一顆麥子的播下,能傳承更豐盛的生命!

我的感受 ― 慧

每個人的生命和際遇都不一樣,有苦、有樂;有健康、有疾病;有順流、有逆流⋯⋯只要大家堅持,積極地面對每一天,克服所有困難,抱䋠希望,希望就會燃亮每一個生命。

以上是我個人的經歷及感受。我是接受腎臟移植的病友,今年五十九歲,有一對兒女。換腎不經不覺已接近十年。中學畢業後,我從事旅遊工作二十八年。四十八歲提早退休,準備過些悠閒的日子。誰料好景不常,一年後,突然患上腎衰竭,令我無所適從。醫生告訴我要即時洗腎,否則,只可再活大約半年。我的心情跌到了極低點。無奈只好接受「洗腎」的命運。

洗腎的過程,令我很痛苦。退休後,我無拘無束地生活,喜歡約同三五知己一起逛街、運動、飲茶。自從得了腎病,每天無時無刻只記䋠按時洗腎三次。無言問天,為何偏偏選中我?

這情況維持了一個月。雖然我有資格在香港輪候換腎,但捐腎的人太少,機會是很渺茫的。基於種種原因,我決定為延續我的生命作出安排。我要救自己,要讓我的生命有重現光彩的一天。我是佛教徒,在臥病期間,得到很多朋友、同學及親人的支持,同時得到上天的幫助,令我有重生的機會。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上,在中國虎門人民醫院,我進行了換腎手術。

當時我只是抱䋠一線希望,希望有奇蹟出現。幸運之神終於降臨在我的身上,手術很順利,我得到一顆很健康的腎臟。接䋠數年,雖然健康情況偶會不穩定,也曾進出醫院多次,幸好最終也沒有影響到腎臟的功能,腎臟至今仍然很好。

現在我只期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為幫助他人多做一點貢獻。

尾聲:引用《佛學領悟》:

人不能選擇生命長短,但可以選擇寬度。
人不能選擇面容,但可以選擇笑容。
為何人遇事時要悲觀,為何不向開心角度出發。
最後希望各界人士,能夠支持器官捐贈,幫助有需要的人。

 

沉痛的回憶 ― 陸少冰

我接受腎臟移植已有二十年了。內心每天都在祈禱、感恩,感謝捐贈者的善心及其家人的慷慨。全賴捐贈者的無私奉獻及其家人的慷慨,我才可以把生命延續。在這裏我衷心感謝和祝福這個善心的家庭。

回憶二十多年前,當我知道要接受腹膜透析治療時,整個人像掉進了黑洞,那種無助及無奈的感覺,至今仍然記憶猶新。本來亮麗的皮膚,變得如死灰一般;本來活力充沛,變成了氣若游絲,同時失去了工作能力。突然間,仿佛失去了一切,在大海茫茫,找不到岸;在漆黑的洞穴,沒有光明。那種恐懼和徬徨,總無法貼切地形容。

在痛苦和生死之間掙扎求存的那段日子,我等待䋠,等待䋠善心人的出現,月復一月,年復一年的等待䋠。漸漸地,由等待變成了遙遙無期的期待,由希望變成了絕望⋯⋯

在失望中突然出現一線曙光。一位善心人的不幸,卻為我帶來了幸運。這位善心人的捐贈,不但使我重獲新生,而且也改變了我的人生:我由絕望變成了充滿希望、由自卑變成了自信、由懦弱變成了勇敢、由虛弱轉為健康。我重新振作,重投社會,努力進修。這二十年來,我工作順利、身體平安,這一切都從換腎開始。捐贈者雖然已不在人世,但是他的精神永遠活在我心中,我永遠懷念他,感謝他。

長距離跑手 ― 矇矇眼

「好痛⋯⋯好痛呀!⋯⋯」我閉上眼睛高呼。

醫生把透析喉管放入我的肚子內,我便開始了我洗肚的生涯。

年輕時,我是工廠的品質控制員,每天都努力工作。雖然我患了腎病多年,但工餘時,我仍很喜愛參加戶外活動,例如:遠足、跑步、旅行等。有一天,醫生對我說:「按照你腎臟的退化情況,大概十年後你便需要洗腎。」「唉!十年?到時才算吧!」我心想,但原來快樂的日子過得特別快。儘管不情願,要面對的,始終躲不過;儘管心情往下沉,最後也只能妥協。

洗肚後,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變化。每天要洗肚三次,工作沒有了,而且身心疲累。以往的戶外活動,由初時的減少參加,到最後不能參加。困在寂靜的空間,令人沮喪。沒有了目標、失去了方向。幸得家人開解我,妹妹每天陪我出外走動。在醫護人員的勸解下,認識其他的病友,參加他們的組織,對腎病有了更多的認識。在家人的鼓勵下,做好洗肚的工作。即使我「發肚」,嚴重到要拔喉、洗血的時候,也能安然度過。終於,我等待的電話響了。有顆合適的腎臟可以移植給我!

移植手術後,仿似放下心頭大石。我心裏有很多感謝的話要說。感謝捐贈者的善心、感謝醫護人員、感恩手術的順利,還與另一位移植病人互相祝賀。三星期後,我出院了。回到家裏,發覺弟弟已把我的房子打理得煥然一新。感動得我又喊又笑,唉!真的是⋯⋯

一個月後,醫生為我把透析喉管拔走,把我八年的夢魘也拔走了。我像個新人,生活重回正軌。現在,我有很好的體魄去做家務,去學習。為了報答大家的關愛,我會更加珍惜自己,珍惜健康,希望能和你們一起過開心的日子。

腎病是需要長期作戰的疾病。病患者就像長距離跑手,每天都要和病魔並肩而跑。無奈滴盡了汗水,也不知何時才會跑到終點。只有接受器官移植,我們才能跑出康莊大道,擁有新的希望!

生命中的新生 ― 強

轉眼間我換腎已經十多年,回想腎病初期,突然發覺沒有胃口,身體非常疲倦,體重下降,難以集中精神工作。看醫生才知道腎功能已到了末期,很快便需要洗腎。

我對「腎病」本來非常陌生,自得病後才對它日漸認識。當時,我需要橫過行人天橋回家,每走上十級樓梯就要休息數分鐘。走完一度天橋,竟需時二十多分鐘,心中感到腎病真的很可怕。

隨䋠腎衰竭的來臨,自己將來的工作、家庭、孩子的希望和計劃,像骨牌般一張張倒下。剩下的只有治療、血液透析、腹膜透析、煩惱、失業、開支費,陪伴我度過往後的日子。

幸好醫院教導病人家居洗血,我弟弟亦願意協助,於是我選擇了家居洗血治療,在醫院學習血液透析的方法及怎樣應付洗血過程中的突發情況。原來洗血十分䋠重飲水量和食物的控制,否則只會辛苦了自己。半年後,我已可以自行家居洗血,每次洗血要花八小時,一星期三次。洗血過程中曾經抽筋、血色素偏低、低血壓、頭暈、蝴蝶針移位(蝴蝶針粗一點二毫米,幸運的話兩針就刺中血管,不幸時要三針、四針⋯⋯)、發冷發熱、中途停電、停水⋯⋯幸好每次都能依照腎科醫護人員教導的應變方法克服過來。每次完成透析後總十分疲倦,就這樣又過了數年。

某天,一個如常平靜的日子,我接了一通令我不平靜的電話。腎科護士給我電話說:「有顆可能適合你的腎臟,如配對合適會再次給你電話⋯⋯」兩星期後我已移植了新的腎臟出院。住院期間,醫生、護士及器官移植聯絡主任的辛勞,至今仍歷歷在目。這十多年很感謝醫生及護士給我跟進、治療,然而最感激的還是捐贈器官的善心人,在你至愛親人離世的同時,能夠作出這個善心拯救他人生命的重大決定。假使你當日沒有答允捐贈器官,我就不能重獲新生。

現在我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工作、孩子、將來希—望像火鳳凰重新在心中再現。我希望有更多善心人捐贈器官救助有需要的人,使更多人於生命危難中看見新生。

腎病也有春天 ― 蘇姍

我叫蘇姍,是換腎病人。因為終生需要服食抗排斥藥,生活便要小心一點,除此以外,我覺得很正常健康,可以做很多工作。所有腎友會的活動我都參加,比較換腎前,我完全是另外一個人,連丈夫也稱讚我是女超人哩。

我怎會得到腎病?那就要回到大約四十年前(對不起,還未告訴你,我是個六十多歲有四個孫兒的嬤嬤)。那時候,我身體健康,年輕貌美(丈夫說的),但在我二十多歲時問題就來了:偶而小便帶血,容易疲倦,到醫院檢查發現我患有先天性多囊腎,是遺傳病。初時完全沒有影響健康,只要每月覆診,醫生說一切正常,只是將來腎功能可能會衰退。

後來我移民南非,過了一段快樂的日子。到了差不多五十歲時,開始容易疲倦,常常抽筋。經醫生檢查,原來腎臟幾乎已完全失去功能。因為我不大懂南非語,只好回香港就醫。經醫生診斷,我患上腎衰竭。醫生和護士很詳細向我解釋治療末期腎衰竭的三種療法:洗血、洗肚和換腎。換腎是最好的,但輪候換腎需時,我沒有時間等待。

醫生認為我最適合洗肚,經過一個小手術,我就開始每天洗肚三次。開始時很不開心,覺得自己像個廢人。後來,洗肚的程序純熟了,每天花幾小時在家洗肚,也覺得不是世界末日,不用灰心。洗肚治療期間我還可以回南非旅行哩。不經不覺洗肚差不多兩年,期間所有腎友會的活動我都參加,腎友之間的交流使我對腎病的知識增多。我開始想換腎,但香港捐腎的人太少。後來我結識一位幾年前曾在廣州換腎的腎友,他身體健康,很樂意介紹和陪伴我一起去。

我衷心感謝他們夫婦的熱誠和關懷,從聯絡當地醫院辦手續,到其他細節,他們都照顧周到,令我安心接受換腎手術。手術當然有些不舒服,但黑暗過去就是黎明。今天我已換腎差不多十年了,身體健康,起居飲食從心所欲!重拾健康是因為我得到一顆健康的腎臟。我的家人都簽了器官捐贈卡,救人總比把有用的器官燒掉或隨它腐爛有意義得多。

做人最重要保持心境愉快,什麼難關都會跨過。成功換腎就是正常人,除了準時吃藥,我還每天步行一小時和花十五分鐘打太極,運動是最好的良藥,多活動身體才會健康!

感謝您們一直的照顧和包容 ― 林綺雯

一九九六年,我患上「紅斑狼瘡症」時才十六歲,對這病認識不多,只知道自己身體會產生抗體,攻擊自身的器官。剛開始時它只攻擊我的關節,翻風下雨,關節就會痛。那年暑假,整個月的風雨,真令我痛得要命。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某天,我因頭暈嘔吐入院觀察,第二天晚上竟睡了五天才醒來,醫生說「紅斑狼瘡症」導致心、腎、肺發炎,腦部微絲血管爆裂引致抽筋昏迷。我很感恩,因為病發時,我昏迷了沒感到痛楚,但家人朋友卻十分擔心。由於注射了類固醇,醒來照鏡子看到自己浮腫的眼臉,真有點不快。聖經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因此我以積極樂觀的態度面對疾病,按醫生指示吃清淡的食物,保護腎臟,減少家人擔心。不久,我便康復過來。

二○○○年,「狼瘡症」又發作了。這次對腎臟的影響更嚴重,我開始進行每天三次的腹膜透析治療(洗肚),很影響日常生活,不單不能出外旅行,還要戒掉很多美食,臉又浮腫,有些人對我說:「那麼年輕就受那麼多苦,真慘啊!」但我沒有悲觀,反而樂觀面對,因我仍然可以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有很多人關心我、愛我。神令我有勇氣面對疾病,使我不怕打針、服藥、住院。二○○六年,我因洗肚的導管口發炎而併發腹膜炎,肚子脹得像要爆開,劇痛持續三四天,真太痛苦了!其後轉為血液透析(洗血)治療,偶而會抽筋和頭痛。有一次住院,實在太想離開這個令人沮喪的地方,便在深夜逃跑,害得護士和護理員跑到計程車站把我帶回病房綁在床上,免得我再逃跑;可是太陽剛出來,我又偷偷跑了,結果護士要通知我家人把我帶回醫院。

不過,我不是孤獨一人面對疾病。除了家人、朋友和弟兄姊妹的關心和支持,有時護士也會來探望安慰我。那段期間我對生命最沒盼望,只想順利洗腎,但神卻賜我出人意外的喜樂!

二○○六年十二月我接受了腎臟移植,那是等待了十年的禮物,十分寶貴!手術很順利,沒有排斥,我換腎前有貧血,兩年來差不多每兩個月就要輸血兩包,現在也康復啦!更開心是我可以用自己的經歷去鼓勵其他人,哥哥常提醒我:「健康不是必然的。」回想起自己得病、治療,換腎,種種經歷教我懂得樂觀、積極、勇敢地面對任何事。

我衷心感謝各醫護人員,尤其感謝P座的各位醫生、護士及護理員一直的照顧和包容!

從一杯咖啡想起 ― 姚曉威

九年前,我有幸接受了不知名善心捐贈者的腎臟,在伊利沙伯醫院進行了腎臟移植手術。得到一羣視病如親、不離不棄的醫護人員的悉心照料,我康復得很好。五十多歲了,還能重新投入勞動市場工作了六七年,最近才快樂地退休。

我患上腎病已有十多年,洗肚亦也有七年多。期間,每日洗肚四次,稍遠一點的地方就「行不得也哥哥」,只敢在家居附近走動;日常儘管非常小心,亦難免間中併發腹膜炎,被腹中劇痛折磨得不似人形;大大小小數不清的手術、留醫更是家常便飯,頻頻夜半入院就如返娘家。飲食戒口不用說,幾十年來唯一嗜好的咖啡也得捨棄。經過茶餐廳,半空中飄浮的咖啡香氣,引得我佇立在路旁用鼻子「嘆」個痛快……

多年過去了,現在說來恍似輕描淡寫,但當年受盡疾病折磨的種種痛苦,實不足為外人道。我們能夠勇敢面對,是因為有再生的希望。我們知道,唯一可以真正拯救我們、幫助我們走出死亡陰影、重獲新生的,是善心人士捐出的器官。只有接受器官移植,才有機會康復。就是這個希望,支持我們堅強樂觀地和病魔搏鬥。

我們引頸以待,一天天期盼幸運的日子來臨。然而多年來香港的器官捐贈一直未見踴躍,善心的人士雖多,願意捐贈器官的人卻少。等待輪候的時間如斯漫長,教人無奈、唏噓。

一位經常與我一起做義工的好朋友,按捺不住長久的等待,心力交瘁,逕自上內地換腎,不幸魂斷他鄉。不久前得知她兒子大學畢業了,丈夫亦另娶他人。我不由得傷心地想,假如香港有多些器官,假如她能早一點獲得移植,就不用鋌而走險,可能就可以親眼目睹愛兒戴上四方帽,亦能繼續與多年伴侶,挽手共享美好的夕陽時光。

因為器官嚴重缺乏,這樣的遺憾,在眾多茫然等候之中,仍然不斷發生,叫人徒呼奈何!

每念及此,自己能及時得到捐贈者捐出的器官而康復,何其幸也。今夜朗月當空,秋風習習,我坐在澳門的漁人碼頭的咖啡室眺望大海,波光粼粼,呷一口咖啡,心中洋溢一片寧謐幸福的感覺。在常人眼中平常不過的小小快樂,於我們卻是得來不易的莫大幸福。沒有那位陌生無私的捐贈者的無償奉獻,我也許無法再擁有生命,更遑論站在海邊,於晚風中品嘗一杯咖啡了。

如果沒有你

如果沒有你

如果沒有你、我沒有變的動機也失去希望地 
如果沒有你、我不能再次爬樓梯不喘氣
如果沒有你、我仍是活在沉睡中毫無意識地
如果沒有你、我沒有快減下來的廿公斤肥
如果沒有你、我沒有脫離工作尋找理想的勇氣
如果沒有你、我不可能完成那七公里
如果沒有你、我更不會寫得這麼美 

是你、賦予我的使命教我好好記
是你、讓我更了解我自己去開創我天地
是你、告訴我最差的已過不需再有甚麼恐懼沒希冀
是你、使我活得發光發熱地
是你、一次又一次陪伴我挑戰我自己振翅高飛

請讓我再次頌讚你
沒有你還是愛你
因為我們同呼一口氣

Ada

重生- 蔡惠賢

重生 ― 蔡惠賢

在確診患上末期腎衰竭後,我平靜而幸福的生活霎時蒙上死亡的陰影。我的人生、家庭,一切都改變了,我很害怕。我無奈地接受以長期腹膜透析替代腎臟的功能。洗腎雖然維持了我的生命,卻同時帶來種種的不便:耗費時間、影響生活,亦為家庭經濟帶來沉重的壓力。回想十二年來腹膜透析的生涯,箇中滋味,實在難以形容。患上腎病,就像走上一條不容易走的路,當中經歷無數內心與肉體的鬥爭、掙扎,付出不少淚和血,編織哀傷的生命。

當時,我不斷問自己,為什麼要受這麼多的苦呢?疾病使我的身體日漸衰弱、疲累,同時,亦時刻衝擊我的鬥志。痛苦使我變得怯懦,絕望使我的情緒極為低落。絕望中,幸好有一羣有愛心的醫護人員鼓勵和支持我,教我如何面對生活上和疾病帶來的種種困難;不斷為我打氣,教我振作、堅強地活下去;使我能繼續承擔照顧家人,特別是家中四名年幼子女的責任。

我永不能忘二○○六年的那個晚上,睡夢中接到鄭醫生親自打來的電話。「惠賢,有顆腎臟適合你……」掛上電話,我眼淚直流,心情久久不能平復,一家人整個晚上都高興得不能入睡。

第二天早上,我在既興奮又緊張的心情下,接受了複雜的腎臟移植手術。在醫院住了兩星期,過程很順利,至今我仍非常感激當日各醫護人員對我的體貼關懷。這顆健康的腎臟,使我無須再倚賴腹膜透析來維持生命。我感到得到重生,新生活就從那天開始。手術後至今兩年多了,我的身體狀況大大改善。我現在和正常人一樣,可以遠足、游泳、打羽毛球,一切家務都能應付自如,可以再次享受獨立及自由的生活。我和家人生活得樂也融融,感到無比的幸福。對於失而復得的健康,我深深地體會到擁有健康是最幸福的。患病的生活,使我對人生有更深的體會。百般滋味在心頭,現在我每一刻都懷着感恩的心去生活,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我和家人十分感激那位偉大的捐腎者。成功的腎臟移植手術,醫術高明的醫生和充滿愛心的護士固然重要,但如果沒有無私奉獻的捐贈人士,就不能使一個又一個的生命重生。對捐贈者心存感恩之餘,我四個兒女也深受感動,已登記成為器官捐贈者,希望對社會作出一點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