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生命喝采 ― 綉琼

一九九六年我患了罕有的肺淋巴管平滑肌增生症,無藥可治,只有肺移植才能挽救生命。等候期間,肺功能越來越差,走幾步就氣喘如牛。一九九九年,我終於得到有心人的捐贈,換了雙邊肺。甦醒後,我開心得掉下眼淚,腦海不停響起讚美主的歌曲。

移植初期,服用的抗排斥藥令我抵抗力減弱,更不幸染上肺結核,需要服用大量藥物。這段期間,我的身體、精神和心情都很低落。直至二○○二年結核病治癒後,我才能計劃我的新生活,積極地做運動,如游泳、健康舞和緩跑等,鍛煉自己的身體。

二○○七年我有機會代表香港到泰國參加「世界移植運動會」,心中的快樂和興奮實在畢生難忘!這真是一個意義深遠的體育盛會,來自世界各地的器官移植康復健兒精神奕奕地比賽,滿腔熱誠,為生命喝采。

在「香港移植學會」協助下,我們一㞈移植康復者在二○○八年成立了「香港移植運動協會」。我們深深體會運動不但能增加移植康復者的體能、保持身心健康,更可紓緩情緒,加強鬥志。

在香港移植運動協會的統籌和協助下,同年我又參加了在中國上海舉辦的「中國移植運動會」。在這個我們稱為「全運會」的盛事中,全國二十七省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移植康復者一同比賽。我一方面認識到中國移植的卓越成績;另一方面,與一㞈身形和體能相若的中國人比賽,競賽特別激烈,因此大家都全力以赴,期望做到最好。

二○○九年再參加澳洲黃金海岸之「世界移植運動會」。開幕前,大會安排在美麗的沙灘上舉行一個特別的步行儀式,向捐贈者偉大無私和充滿愛心的行為表達崇高的敬意。來自各地不同種族的健兒臉帶笑容,眼中帶䋠喜悅的神情,昂然在沙灘上向前邁步,呈現朝氣勃勃的生命力量。經過一番角逐,我很高興能夠在草地滾球和保齡球奪得兩面金牌回港。

現在,除了參加移植運動比賽,我也參加了香港草地滾球會的訓練和公開比賽,與健全人士在草場上較量。透過練習和比賽,我的生活圈子擴闊了,見識也增多了。

這十年間,除了體育運動和照顧年老的父母,我還常到醫院做義工,探訪等候肺移植的病人,幫助他們了解手術的過程,增加他們的信心,期望他們也可藉移植重獲新生。

回想十年前我的生命危在旦夕,連行幾步路也氣喘不堪,到現在可以正常生活、做運動、參與比賽,甚至獲取獎牌,真的意想不到。我衷心感謝捐贈者的家人偉大無私的決定,使我的生命得以延續,重獲健康又精采的人生。希望大家支持器官捐贈,讓其他面臨死亡的病人也可得到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