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距離跑手 ― 矇矇眼

「好痛⋯⋯好痛呀!⋯⋯」我閉上眼睛高呼。

醫生把透析喉管放入我的肚子內,我便開始了我洗肚的生涯。

年輕時,我是工廠的品質控制員,每天都努力工作。雖然我患了腎病多年,但工餘時,我仍很喜愛參加戶外活動,例如:遠足、跑步、旅行等。有一天,醫生對我說:「按照你腎臟的退化情況,大概十年後你便需要洗腎。」「唉!十年?到時才算吧!」我心想,但原來快樂的日子過得特別快。儘管不情願,要面對的,始終躲不過;儘管心情往下沉,最後也只能妥協。

洗肚後,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變化。每天要洗肚三次,工作沒有了,而且身心疲累。以往的戶外活動,由初時的減少參加,到最後不能參加。困在寂靜的空間,令人沮喪。沒有了目標、失去了方向。幸得家人開解我,妹妹每天陪我出外走動。在醫護人員的勸解下,認識其他的病友,參加他們的組織,對腎病有了更多的認識。在家人的鼓勵下,做好洗肚的工作。即使我「發肚」,嚴重到要拔喉、洗血的時候,也能安然度過。終於,我等待的電話響了。有顆合適的腎臟可以移植給我!

移植手術後,仿似放下心頭大石。我心裏有很多感謝的話要說。感謝捐贈者的善心、感謝醫護人員、感恩手術的順利,還與另一位移植病人互相祝賀。三星期後,我出院了。回到家裏,發覺弟弟已把我的房子打理得煥然一新。感動得我又喊又笑,唉!真的是⋯⋯

一個月後,醫生為我把透析喉管拔走,把我八年的夢魘也拔走了。我像個新人,生活重回正軌。現在,我有很好的體魄去做家務,去學習。為了報答大家的關愛,我會更加珍惜自己,珍惜健康,希望能和你們一起過開心的日子。

腎病是需要長期作戰的疾病。病患者就像長距離跑手,每天都要和病魔並肩而跑。無奈滴盡了汗水,也不知何時才會跑到終點。只有接受器官移植,我們才能跑出康莊大道,擁有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