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新生 ― 強

轉眼間我換腎已經十多年,回想腎病初期,突然發覺沒有胃口,身體非常疲倦,體重下降,難以集中精神工作。看醫生才知道腎功能已到了末期,很快便需要洗腎。

我對「腎病」本來非常陌生,自得病後才對它日漸認識。當時,我需要橫過行人天橋回家,每走上十級樓梯就要休息數分鐘。走完一度天橋,竟需時二十多分鐘,心中感到腎病真的很可怕。

隨䋠腎衰竭的來臨,自己將來的工作、家庭、孩子的希望和計劃,像骨牌般一張張倒下。剩下的只有治療、血液透析、腹膜透析、煩惱、失業、開支費,陪伴我度過往後的日子。

幸好醫院教導病人家居洗血,我弟弟亦願意協助,於是我選擇了家居洗血治療,在醫院學習血液透析的方法及怎樣應付洗血過程中的突發情況。原來洗血十分䋠重飲水量和食物的控制,否則只會辛苦了自己。半年後,我已可以自行家居洗血,每次洗血要花八小時,一星期三次。洗血過程中曾經抽筋、血色素偏低、低血壓、頭暈、蝴蝶針移位(蝴蝶針粗一點二毫米,幸運的話兩針就刺中血管,不幸時要三針、四針⋯⋯)、發冷發熱、中途停電、停水⋯⋯幸好每次都能依照腎科醫護人員教導的應變方法克服過來。每次完成透析後總十分疲倦,就這樣又過了數年。

某天,一個如常平靜的日子,我接了一通令我不平靜的電話。腎科護士給我電話說:「有顆可能適合你的腎臟,如配對合適會再次給你電話⋯⋯」兩星期後我已移植了新的腎臟出院。住院期間,醫生、護士及器官移植聯絡主任的辛勞,至今仍歷歷在目。這十多年很感謝醫生及護士給我跟進、治療,然而最感激的還是捐贈器官的善心人,在你至愛親人離世的同時,能夠作出這個善心拯救他人生命的重大決定。假使你當日沒有答允捐贈器官,我就不能重獲新生。

現在我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工作、孩子、將來希—望像火鳳凰重新在心中再現。我希望有更多善心人捐贈器官救助有需要的人,使更多人於生命危難中看見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