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病也有春天 ― 蘇姍

我叫蘇姍,是換腎病人。因為終生需要服食抗排斥藥,生活便要小心一點,除此以外,我覺得很正常健康,可以做很多工作。所有腎友會的活動我都參加,比較換腎前,我完全是另外一個人,連丈夫也稱讚我是女超人哩。

我怎會得到腎病?那就要回到大約四十年前(對不起,還未告訴你,我是個六十多歲有四個孫兒的嬤嬤)。那時候,我身體健康,年輕貌美(丈夫說的),但在我二十多歲時問題就來了:偶而小便帶血,容易疲倦,到醫院檢查發現我患有先天性多囊腎,是遺傳病。初時完全沒有影響健康,只要每月覆診,醫生說一切正常,只是將來腎功能可能會衰退。

後來我移民南非,過了一段快樂的日子。到了差不多五十歲時,開始容易疲倦,常常抽筋。經醫生檢查,原來腎臟幾乎已完全失去功能。因為我不大懂南非語,只好回香港就醫。經醫生診斷,我患上腎衰竭。醫生和護士很詳細向我解釋治療末期腎衰竭的三種療法:洗血、洗肚和換腎。換腎是最好的,但輪候換腎需時,我沒有時間等待。

醫生認為我最適合洗肚,經過一個小手術,我就開始每天洗肚三次。開始時很不開心,覺得自己像個廢人。後來,洗肚的程序純熟了,每天花幾小時在家洗肚,也覺得不是世界末日,不用灰心。洗肚治療期間我還可以回南非旅行哩。不經不覺洗肚差不多兩年,期間所有腎友會的活動我都參加,腎友之間的交流使我對腎病的知識增多。我開始想換腎,但香港捐腎的人太少。後來我結識一位幾年前曾在廣州換腎的腎友,他身體健康,很樂意介紹和陪伴我一起去。

我衷心感謝他們夫婦的熱誠和關懷,從聯絡當地醫院辦手續,到其他細節,他們都照顧周到,令我安心接受換腎手術。手術當然有些不舒服,但黑暗過去就是黎明。今天我已換腎差不多十年了,身體健康,起居飲食從心所欲!重拾健康是因為我得到一顆健康的腎臟。我的家人都簽了器官捐贈卡,救人總比把有用的器官燒掉或隨它腐爛有意義得多。

做人最重要保持心境愉快,什麼難關都會跨過。成功換腎就是正常人,除了準時吃藥,我還每天步行一小時和花十五分鐘打太極,運動是最好的良藥,多活動身體才會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