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愛延續下去 — 慧

先夫在兩年前車禍中去世。記得那天晚上,我凝望昏迷的他,他緊緊地閉上眼睛,什麼話也沒說就離開了我。

我倆曾有承諾:如果誰先走,留下的就負責把先走的器官捐出,幫助有需要的人。所以當時我毫不猶豫向護士主動提出,將他有用的器官捐贈給其他病人。

我和他在山中相識、結緣。那時候,我們經常手牽手踏遍許許多多山峰,走過無數崎嶇的山路,經過的山頭常常見到很多殘破不堪的墳墓。那時,我們便想,即使建造更好的墳墓,死去的肉體還不是隨時日化為泥土嗎?存在的不就只是我們心中對故人的思念嗎?

一個晚上,他把他的器官捐贈卡給我看。說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他願意把身體有用的器官捐贈給有需要的人。雖然是閒話家常,大家只輕輕談及,但亦認真地為此勾手指來許下諾言。

身為妻子,我很理解他對器官捐贈的決定:他很喜歡幫助人。他曾捐血超過七十多次,會定期向不同的慈善機構捐助金錢,作為山藝教練的他,最喜歡教導新學員各種行山的知識,讓他們盡快趕上隊伍。

由於身體的損傷,他最終只能夠捐出一對眼角膜。他的眼睛很好,沒有什麼毛病,我相信他捐出的眼角膜可以令到受助者重見光明。每當我想起他,也想像受助者如今也可以跟我一樣地看報、讀書、寫字,把世界看得更清、更遠。

老實說,我支持捐出他的器官,一方面是遵守對他的承諾;另一方面我也有自私幼稚的想法。結婚十二年,跟他擁有很多很多難忘的回憶,這一點一滴的回憶和思念都存放在內心的深處,永遠也不會磨滅。肉體是短暫的,最終會跟隨死亡化為塵土,除了心中對他的思念,我還希望他部分的肉體仍留在世上,這樣他的生命好像還在世上延續 ……



雖然我不知道受助者的名字,我知道先夫的眼
角膜亦已把他的愛在世上延續。

生命的長短很難預知;唯有愛,永不磨滅。


本文收錄自《生命的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