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 Of Gratitude 頌新生

感謝您們一直的照顧和包容 ― 林綺雯

一九九六年,我患上「紅斑狼瘡症」時才十六歲,對這病認識不多,只知道自己身體會產生抗體,攻擊自身的器官。剛開始時它只攻擊我的關節,翻風下雨,關節就會痛。那年暑假,整個月的風雨,真令我痛得要命。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某天,我因頭暈嘔吐入院觀察,第二天晚上竟睡了五天才醒來,醫生說「紅斑狼瘡症」導致心、腎、肺發炎,腦部微絲血管爆裂引致抽筋昏迷。我很感恩,因為病發時,我昏迷了沒感到痛楚,但家人朋友卻十分擔心。由於注射了類固醇,醒來照鏡子看到自己浮腫的眼臉,真有點不快。聖經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因此我以積極樂觀的態度面對疾病,按醫生指示吃清淡的食物,保護腎臟,減少家人擔心。不久,我便康復過來。

二○○○年,「狼瘡症」又發作了。這次對腎臟的影響更嚴重,我開始進行每天三次的腹膜透析治療(洗肚),很影響日常生活,不單不能出外旅行,還要戒掉很多美食,臉又浮腫,有些人對我說:「那麼年輕就受那麼多苦,真慘啊!」但我沒有悲觀,反而樂觀面對,因我仍然可以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有很多人關心我、愛我。神令我有勇氣面對疾病,使我不怕打針、服藥、住院。二○○六年,我因洗肚的導管口發炎而併發腹膜炎,肚子脹得像要爆開,劇痛持續三四天,真太痛苦了!其後轉為血液透析(洗血)治療,偶而會抽筋和頭痛。有一次住院,實在太想離開這個令人沮喪的地方,便在深夜逃跑,害得護士和護理員跑到計程車站把我帶回病房綁在床上,免得我再逃跑;可是太陽剛出來,我又偷偷跑了,結果護士要通知我家人把我帶回醫院。

不過,我不是孤獨一人面對疾病。除了家人、朋友和弟兄姊妹的關心和支持,有時護士也會來探望安慰我。那段期間我對生命最沒盼望,只想順利洗腎,但神卻賜我出人意外的喜樂!

二○○六年十二月我接受了腎臟移植,那是等待了十年的禮物,十分寶貴!手術很順利,沒有排斥,我換腎前有貧血,兩年來差不多每兩個月就要輸血兩包,現在也康復啦!更開心是我可以用自己的經歷去鼓勵其他人,哥哥常提醒我:「健康不是必然的。」回想起自己得病、治療,換腎,種種經歷教我懂得樂觀、積極、勇敢地面對任何事。

我衷心感謝各醫護人員,尤其感謝P座的各位醫生、護士及護理員一直的照顧和包容!

從一杯咖啡想起 ― 姚曉威

九年前,我有幸接受了不知名善心捐贈者的腎臟,在伊利沙伯醫院進行了腎臟移植手術。得到一羣視病如親、不離不棄的醫護人員的悉心照料,我康復得很好。五十多歲了,還能重新投入勞動市場工作了六七年,最近才快樂地退休。

我患上腎病已有十多年,洗肚亦也有七年多。期間,每日洗肚四次,稍遠一點的地方就「行不得也哥哥」,只敢在家居附近走動;日常儘管非常小心,亦難免間中併發腹膜炎,被腹中劇痛折磨得不似人形;大大小小數不清的手術、留醫更是家常便飯,頻頻夜半入院就如返娘家。飲食戒口不用說,幾十年來唯一嗜好的咖啡也得捨棄。經過茶餐廳,半空中飄浮的咖啡香氣,引得我佇立在路旁用鼻子「嘆」個痛快……

多年過去了,現在說來恍似輕描淡寫,但當年受盡疾病折磨的種種痛苦,實不足為外人道。我們能夠勇敢面對,是因為有再生的希望。我們知道,唯一可以真正拯救我們、幫助我們走出死亡陰影、重獲新生的,是善心人士捐出的器官。只有接受器官移植,才有機會康復。就是這個希望,支持我們堅強樂觀地和病魔搏鬥。

我們引頸以待,一天天期盼幸運的日子來臨。然而多年來香港的器官捐贈一直未見踴躍,善心的人士雖多,願意捐贈器官的人卻少。等待輪候的時間如斯漫長,教人無奈、唏噓。

一位經常與我一起做義工的好朋友,按捺不住長久的等待,心力交瘁,逕自上內地換腎,不幸魂斷他鄉。不久前得知她兒子大學畢業了,丈夫亦另娶他人。我不由得傷心地想,假如香港有多些器官,假如她能早一點獲得移植,就不用鋌而走險,可能就可以親眼目睹愛兒戴上四方帽,亦能繼續與多年伴侶,挽手共享美好的夕陽時光。

因為器官嚴重缺乏,這樣的遺憾,在眾多茫然等候之中,仍然不斷發生,叫人徒呼奈何!

每念及此,自己能及時得到捐贈者捐出的器官而康復,何其幸也。今夜朗月當空,秋風習習,我坐在澳門的漁人碼頭的咖啡室眺望大海,波光粼粼,呷一口咖啡,心中洋溢一片寧謐幸福的感覺。在常人眼中平常不過的小小快樂,於我們卻是得來不易的莫大幸福。沒有那位陌生無私的捐贈者的無償奉獻,我也許無法再擁有生命,更遑論站在海邊,於晚風中品嘗一杯咖啡了。

如果沒有你

如果沒有你、我沒有變的動機也失去希望地 
如果沒有你、我不能再次爬樓梯不喘氣
如果沒有你、我仍是活在沉睡中毫無意識地
如果沒有你、我沒有快減下來的廿公斤肥
如果沒有你、我沒有脫離工作尋找理想的勇氣
如果沒有你、我不可能完成那七公里
如果沒有你、我更不會寫得這麼美 

是你、賦予我的使命教我好好記
是你、讓我更了解我自己去開創我天地
是你、告訴我最差的已過不需再有甚麼恐懼沒希冀
是你、使我活得發光發熱地
是你、一次又一次陪伴我挑戰我自己振翅高飛

請讓我再次頌讚你
沒有你還是愛你
因為我們同呼一口氣

Ada

重生 ― 蔡惠賢

在確診患上末期腎衰竭後,我平靜而幸福的生活霎時蒙上死亡的陰影。我的人生、家庭,一切都改變了,我很害怕。我無奈地接受以長期腹膜透析替代腎臟的功能。洗腎雖然維持了我的生命,卻同時帶來種種的不便:耗費時間、影響生活,亦為家庭經濟帶來沉重的壓力。回想十二年來腹膜透析的生涯,箇中滋味,實在難以形容。患上腎病,就像走上一條不容易走的路,當中經歷無數內心與肉體的鬥爭、掙扎,付出不少淚和血,編織哀傷的生命。

當時,我不斷問自己,為什麼要受這麼多的苦呢?疾病使我的身體日漸衰弱、疲累,同時,亦時刻衝擊我的鬥志。痛苦使我變得怯懦,絕望使我的情緒極為低落。絕望中,幸好有一羣有愛心的醫護人員鼓勵和支持我,教我如何面對生活上和疾病帶來的種種困難;不斷為我打氣,教我振作、堅強地活下去;使我能繼續承擔照顧家人,特別是家中四名年幼子女的責任。

我永不能忘二○○六年的那個晚上,睡夢中接到鄭醫生親自打來的電話。「惠賢,有顆腎臟適合你……」掛上電話,我眼淚直流,心情久久不能平復,一家人整個晚上都高興得不能入睡。

第二天早上,我在既興奮又緊張的心情下,接受了複雜的腎臟移植手術。在醫院住了兩星期,過程很順利,至今我仍非常感激當日各醫護人員對我的體貼關懷。這顆健康的腎臟,使我無須再倚賴腹膜透析來維持生命。我感到得到重生,新生活就從那天開始。手術後至今兩年多了,我的身體狀況大大改善。我現在和正常人一樣,可以遠足、游泳、打羽毛球,一切家務都能應付自如,可以再次享受獨立及自由的生活。我和家人生活得樂也融融,感到無比的幸福。對於失而復得的健康,我深深地體會到擁有健康是最幸福的。患病的生活,使我對人生有更深的體會。百般滋味在心頭,現在我每一刻都懷着感恩的心去生活,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我和家人十分感激那位偉大的捐腎者。成功的腎臟移植手術,醫術高明的醫生和充滿愛心的護士固然重要,但如果沒有無私奉獻的捐贈人士,就不能使一個又一個的生命重生。對捐贈者心存感恩之餘,我四個兒女也深受感動,已登記成為器官捐贈者,希望對社會作出一點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