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 Of Gratitude 頌新生

沉痛的回憶 ― 陸少冰

我接受腎臟移植已有二十年了。內心每天都在祈禱、感恩,感謝捐贈者的善心及其家人的慷慨。全賴捐贈者的無私奉獻及其家人的慷慨,我才可以把生命延續。在這裏我衷心感謝和祝福這個善心的家庭。

回憶二十多年前,當我知道要接受腹膜透析治療時,整個人像掉進了黑洞,那種無助及無奈的感覺,至今仍然記憶猶新。本來亮麗的皮膚,變得如死灰一般;本來活力充沛,變成了氣若游絲,同時失去了工作能力。突然間,仿佛失去了一切,在大海茫茫,找不到岸;在漆黑的洞穴,沒有光明。那種恐懼和徬徨,總無法貼切地形容。

在痛苦和生死之間掙扎求存的那段日子,我等待䋠,等待䋠善心人的出現,月復一月,年復一年的等待䋠。漸漸地,由等待變成了遙遙無期的期待,由希望變成了絕望⋯⋯

在失望中突然出現一線曙光。一位善心人的不幸,卻為我帶來了幸運。這位善心人的捐贈,不但使我重獲新生,而且也改變了我的人生:我由絕望變成了充滿希望、由自卑變成了自信、由懦弱變成了勇敢、由虛弱轉為健康。我重新振作,重投社會,努力進修。這二十年來,我工作順利、身體平安,這一切都從換腎開始。捐贈者雖然已不在人世,但是他的精神永遠活在我心中,我永遠懷念他,感謝他。

長距離跑手 ― 矇矇眼

「好痛⋯⋯好痛呀!⋯⋯」我閉上眼睛高呼。

醫生把透析喉管放入我的肚子內,我便開始了我洗肚的生涯。

年輕時,我是工廠的品質控制員,每天都努力工作。雖然我患了腎病多年,但工餘時,我仍很喜愛參加戶外活動,例如:遠足、跑步、旅行等。有一天,醫生對我說:「按照你腎臟的退化情況,大概十年後你便需要洗腎。」「唉!十年?到時才算吧!」我心想,但原來快樂的日子過得特別快。儘管不情願,要面對的,始終躲不過;儘管心情往下沉,最後也只能妥協。

洗肚後,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變化。每天要洗肚三次,工作沒有了,而且身心疲累。以往的戶外活動,由初時的減少參加,到最後不能參加。困在寂靜的空間,令人沮喪。沒有了目標、失去了方向。幸得家人開解我,妹妹每天陪我出外走動。在醫護人員的勸解下,認識其他的病友,參加他們的組織,對腎病有了更多的認識。在家人的鼓勵下,做好洗肚的工作。即使我「發肚」,嚴重到要拔喉、洗血的時候,也能安然度過。終於,我等待的電話響了。有顆合適的腎臟可以移植給我!

移植手術後,仿似放下心頭大石。我心裏有很多感謝的話要說。感謝捐贈者的善心、感謝醫護人員、感恩手術的順利,還與另一位移植病人互相祝賀。三星期後,我出院了。回到家裏,發覺弟弟已把我的房子打理得煥然一新。感動得我又喊又笑,唉!真的是⋯⋯

一個月後,醫生為我把透析喉管拔走,把我八年的夢魘也拔走了。我像個新人,生活重回正軌。現在,我有很好的體魄去做家務,去學習。為了報答大家的關愛,我會更加珍惜自己,珍惜健康,希望能和你們一起過開心的日子。

腎病是需要長期作戰的疾病。病患者就像長距離跑手,每天都要和病魔並肩而跑。無奈滴盡了汗水,也不知何時才會跑到終點。只有接受器官移植,我們才能跑出康莊大道,擁有新的希望!

腎病也有春天 ― 蘇姍

我叫蘇姍,是換腎病人。因為終生需要服食抗排斥藥,生活便要小心一點,除此以外,我覺得很正常健康,可以做很多工作。所有腎友會的活動我都參加,比較換腎前,我完全是另外一個人,連丈夫也稱讚我是女超人哩。

我怎會得到腎病?那就要回到大約四十年前(對不起,還未告訴你,我是個六十多歲有四個孫兒的嬤嬤)。那時候,我身體健康,年輕貌美(丈夫說的),但在我二十多歲時問題就來了:偶而小便帶血,容易疲倦,到醫院檢查發現我患有先天性多囊腎,是遺傳病。初時完全沒有影響健康,只要每月覆診,醫生說一切正常,只是將來腎功能可能會衰退。

後來我移民南非,過了一段快樂的日子。到了差不多五十歲時,開始容易疲倦,常常抽筋。經醫生檢查,原來腎臟幾乎已完全失去功能。因為我不大懂南非語,只好回香港就醫。經醫生診斷,我患上腎衰竭。醫生和護士很詳細向我解釋治療末期腎衰竭的三種療法:洗血、洗肚和換腎。換腎是最好的,但輪候換腎需時,我沒有時間等待。

醫生認為我最適合洗肚,經過一個小手術,我就開始每天洗肚三次。開始時很不開心,覺得自己像個廢人。後來,洗肚的程序純熟了,每天花幾小時在家洗肚,也覺得不是世界末日,不用灰心。洗肚治療期間我還可以回南非旅行哩。不經不覺洗肚差不多兩年,期間所有腎友會的活動我都參加,腎友之間的交流使我對腎病的知識增多。我開始想換腎,但香港捐腎的人太少。後來我結識一位幾年前曾在廣州換腎的腎友,他身體健康,很樂意介紹和陪伴我一起去。

我衷心感謝他們夫婦的熱誠和關懷,從聯絡當地醫院辦手續,到其他細節,他們都照顧周到,令我安心接受換腎手術。手術當然有些不舒服,但黑暗過去就是黎明。今天我已換腎差不多十年了,身體健康,起居飲食從心所欲!重拾健康是因為我得到一顆健康的腎臟。我的家人都簽了器官捐贈卡,救人總比把有用的器官燒掉或隨它腐爛有意義得多。

做人最重要保持心境愉快,什麼難關都會跨過。成功換腎就是正常人,除了準時吃藥,我還每天步行一小時和花十五分鐘打太極,運動是最好的良藥,多活動身體才會健康!

生命中的新生 ― 強

轉眼間我換腎已經十多年,回想腎病初期,突然發覺沒有胃口,身體非常疲倦,體重下降,難以集中精神工作。看醫生才知道腎功能已到了末期,很快便需要洗腎。

我對「腎病」本來非常陌生,自得病後才對它日漸認識。當時,我需要橫過行人天橋回家,每走上十級樓梯就要休息數分鐘。走完一度天橋,竟需時二十多分鐘,心中感到腎病真的很可怕。

隨䋠腎衰竭的來臨,自己將來的工作、家庭、孩子的希望和計劃,像骨牌般一張張倒下。剩下的只有治療、血液透析、腹膜透析、煩惱、失業、開支費,陪伴我度過往後的日子。

幸好醫院教導病人家居洗血,我弟弟亦願意協助,於是我選擇了家居洗血治療,在醫院學習血液透析的方法及怎樣應付洗血過程中的突發情況。原來洗血十分䋠重飲水量和食物的控制,否則只會辛苦了自己。半年後,我已可以自行家居洗血,每次洗血要花八小時,一星期三次。洗血過程中曾經抽筋、血色素偏低、低血壓、頭暈、蝴蝶針移位(蝴蝶針粗一點二毫米,幸運的話兩針就刺中血管,不幸時要三針、四針⋯⋯)、發冷發熱、中途停電、停水⋯⋯幸好每次都能依照腎科醫護人員教導的應變方法克服過來。每次完成透析後總十分疲倦,就這樣又過了數年。

某天,一個如常平靜的日子,我接了一通令我不平靜的電話。腎科護士給我電話說:「有顆可能適合你的腎臟,如配對合適會再次給你電話⋯⋯」兩星期後我已移植了新的腎臟出院。住院期間,醫生、護士及器官移植聯絡主任的辛勞,至今仍歷歷在目。這十多年很感謝醫生及護士給我跟進、治療,然而最感激的還是捐贈器官的善心人,在你至愛親人離世的同時,能夠作出這個善心拯救他人生命的重大決定。假使你當日沒有答允捐贈器官,我就不能重獲新生。

現在我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工作、孩子、將來希—望像火鳳凰重新在心中再現。我希望有更多善心人捐贈器官救助有需要的人,使更多人於生命危難中看見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