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 Of Gratitude 頌新生

永不放棄 ― 林惠娟

我二十三歲患上糖尿病,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打擊。到了二十六歲,我已因腎衰竭而開始洗肚生涯。

記得醫生跟我說要洗肚的時候,真是很難接受這個事實,突然間覺得世界上再沒有希望,十分不開心,很害怕和恐懼,常常偷偷地哭,但又怕被媽媽聽到,怕她擔心,覺得很對不起媽媽。

幸好有家人不斷安慰我、開解我、支持我、鼓勵我,對我不離不棄,原來家人對我這麼好和愛惜我。全靠他們的鼓勵,我才能捱過這幾年,他們常常跟我說不要放棄,對明天一定要有希望。

希望終於到了,三月十六日晚上突然接到醫院通知,為我找到合適的腎臟,我開心得不得了,在香港能夠獲得腎臟移植,跟中了六合彩沒有分別。天啊,真是很多謝醫院給我重生的機會,當然最重要多謝捐贈者和他的家人。

原來只要充滿希望,就會有明天,我希望其他腎友都不要放棄,要努力加油,要有希望。

多謝捐贈者令我可以重新做人,多謝上天給我機會和希望,多謝媽媽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辛苦了你啊!媽媽,我愛你,我會好好照顧你。多謝對我不離不棄的家人,特別是二姊、三姊、姪女、外甥,你們的安慰就像給我打了強心針,我愛你們。

我學會了珍惜,珍惜所有東西,珍惜身邊所有人和事;不要輕易放棄,要積極勇敢面對。

最後要多謝曾經幫助我的醫生,每天忙個不了的護士、醫護人員,辛苦你們了,多謝!

本文收錄自《生命的讚歌》

一切由換腎開始 ― 伍妙敏

十二月十六日是我第二個生日,因為在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妹妹伍妙莊捐了一顆腎給我,讓我可以繼續生存下來。重新起步,轉眼已經二十三年了。

近年,我有幸參與支持器官捐贈的推廣活動,積極向市民講述器官捐贈的偉大意義,因為我自己是過來人,亦是受益人。

一九八五年我剛大學新聞系畢業,一心要做「無冕皇帝」。在學期間已寫專欄,到報館實習;還兼職中學教師;更為一位小學女生補習,忙得不亦樂乎。

畢業在即,打算到報館做記者兼寫專欄。誰知考畢業試期間,我嚴重咳嗽,四肢乏力。醫生竟說我血壓非常高,又患有貧血,抽血證實腎功能甚差。腎科醫生說:「你的腎臟已壞了。除非換腎,否則一生都要洗血。」

真是晴天霹靂,我的天靈蓋像受了一下重擊。未回過神來已聽見坐在我身旁,當時仍是學護的妹妹說:「我捐!」她衝口而出的話,同樣令我震撼。

因為有家人願意捐腎,我才有機會進入公立醫院洗腎和安排換腎(當時醫院管理局還沒有成立)。為了洗腎,我經常要出入醫院。為了配合血液透析而做的血管接駁手術一再失敗,到第四次才成功。我的記者夢也粉碎了。

由於血管手術延誤,導致我暫時要做洗血清治療,醫生首先在我的大腿血管插針,護士再把一包包如菠蘿冰棒的結冰血清,解凍後注入我體內。有一次因導管位置不當,大腿瘀黑了整整一個月。導管接通了,冰冷的血清進入體內,冰凍的感覺遊走全身,我不斷哆嗦,叫道:「好凍!好凍!」我想到納粹德軍也有類似的酷刑。

好不容易等到血管「成熟」可以進行血液透析(洗血)。每次我都洗得很辛苦,在回家路上已要蹲在路旁嘔吐。為了不想當個病號,我仍在酒家當兼職收銀員。同事知我一星期有兩天要回醫院洗腎,都大感愕然。

終於等到換腎。感謝妹妹為我身上多了道十多吋的傷口,我的新生命從此萌芽茁壯。第一份工要配合覆診而當文員;其後一償心願做了七個月記者,終因體力難於應付而放棄;其後任職社會服務機構,使我對義務工作有了深刻認識。最刺激的工作當然是天職,我養育了兩個孩子。

醫生說我生孩子是奇蹟,一子一女更是奇蹟中的奇蹟。因生了長子而創辦《Baby親子雜誌》已是我從不敢想像的,再生女兒而成立的「香港健康網絡」更是上天的恩賜。兜兜轉轉,我還是把新聞系的知識學以致用。以興趣為工作,實在是福氣。

生命總是充滿挑戰和意外,唯有愛能克服挑戰和撫平傷痛;只有捐贈器官的大愛可以救人生命,塑造新生。

本文收錄自《生命的讚歌》

每一位病人背後都有動人的故事 ― 李雁河

我從一九八六年開始有腎病,至今已二十多年了,體驗到世事無常,人生如戲。

一九八六年我患上急性腎小球炎。發病初期發覺視力模糊,視光師說我眼球有問題,建議我找眼科醫生詳細檢驗。護士替我量血壓,急忙叫救護車送我到醫院。原來我的血壓高達,240/180引致視網膜發炎。留院九日,待血壓穩定下來才可回家。我諱疾忌醫,高估自己的體能而低估病況,因此沒有跟進覆診,耽誤了病情。之後幾年病情反復,直至一九八九年女兒出生後,我因腎功能衰竭開始要在家中做腹膜透析(洗肚),每天換水四次。洗肚過程要非常小心避免細菌感染引致腹膜炎,我卻一共經歷過三次「發肚」。最嚴重的一次,因導管口發炎,導致傷口流膿,更長出肉芽。因事前沒有明顯的病徵,洗肚水沒有異樣,我亦沒有發燒,所以並不察覺,到發覺時為時已晚。我的腹膜不停的抽搐,不但要忍受持續痛楚的煎熬,更胃口盡失,輾轉難眠。最後要入院「吊藥」,更要拔掉導管,再在頸部插喉進行臨時血液透析治療,待腹膜康復後,重新植入喉管。那一次,我幾乎走進鬼門關,因為殘留在體內的水分走上肺部,引致嚴重肺炎。我在深切治療病房昏迷了七日才甦醒。

死裏逃生後,爸爸決定結束我三年半等待屍腎移植的痛苦,讓我到國內碰碰運氣。一九九三年,排除萬難,並花了三十多萬元,終於在廣州做腎臟移植。當地的醫療設備簡陋,衛生欠佳,幸好手術尚算順利。換腎後,我怱怱返回香港。當太太扶我入洗手間小便時,那暢快的水聲猶如康復的號角,我們兩人都熱淚盈眶。

過了好幾年健康、平靜的日子,但在二○○○年,我發現全身關節紅腫,痛入心脾。經過骨科醫生診斷,治療兩年後,才判斷我患了「僵直性脊椎炎」一—種慢性關節炎症,令我的脊椎從頸椎開始往下至腰椎因慢性發炎而鈣化,導致脊柱活動範圍嚴重受限,背脊僵硬酸痛,更引起胸痛及肩關節或髖關節疼痛。我的心情又再一次跌入谷底。

有時我會胡思亂想,祈望天降神靈,把我的身體變回十四歲的狀態;又或者有一天醫學發達,可以保留腦袋,頸以下就移植他人的身體。人沒法預料未來,控制命運。在困難中,只好異想天開,求神問卜,消耗了寶貴的精力、親情、金錢以至生命。

活在沒有希望的日子,為了麻醉空虛的心靈,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我竟然不知自愛的做了很多錯事,亦曾想過放棄生命。我感到人生世上,靈魂雖然是自由的,卻牢牢地掌握在天使與魔鬼兩種截然相反的敵對勢力手中,在面臨誘惑的時候,人們往往要痛苦地抉擇是背叛心靈而忠誠於肉體,或者忠於心靈而背叛肉體。血與淚交織成我苦難的半生。

加入「移植運動協會」後,我才發覺人確是需要朋友的扶持,尤其大家都是同病相憐的病友。羣體給我很大的助力,就如美好的烏托邦,助我得回尊嚴、尊重及自信。經過努力的練習,原來我也可以成為世界冠軍。我可以參與推動器官捐贈的活動,讓更多人重獲新生;可以與人交流心得,幫助一些迷惘的病人走出陰霾;以運動來為自己建立健康的生活等等。原來我可以另外的渠道來發光發亮,而不是社會的負資產。

我剛完成一次手術。以前住院時總是非常恐懼,但今次再沒有驚惶失措的感覺。當親人及友人來探望時,我也沒有以前的負面情緒。以後無論要接受什麼考驗,我都會坦然面對,閒庭信步,因為我熱愛生命!

本文收錄自《生命的讚歌》

往事如煙今謝恩/ 否極泰來 ― 鄧德雍

今天回醫院覆診,接到護士交來的《器官移植文集》徵文表格,即時動了念頭,理應借此機會,公開向那位在一九九二年捐腎給我的大恩人衷心致謝。因他的慈悲和善心,我的生命才可以再發出光輝,而我亦不負他的期望,更加熱愛和珍惜生命、努力工作、堅守崗位,在社會中作出應有的貢獻。

在此,要多謝瑪麗醫院腎科的醫護人員。他們的專業及負責任的工作態度,長期對病人的愛心和熱誠,都是我十分敬佩的。在此獻上衷心的感激和謝意!

回想一九八六年剛接受洗腎治療不久,內心對生命延續的痛苦與無奈,有感而發,曾在日記中寫下短詩,希望社會大眾能對洗腎病人的心境有所了解,並作出一點關注和幫助。投稿後,周醫生請我再續詩句,對照現在心情,於是又執筆寫了《否極泰來》。回首前塵,更對捐贈者為我延續生命,得以否極泰來,無限感激!

移植前依賴洗腎活命

迎䋠那和風細雨;晨曦初露曙光。沉靜的都市開始䋠一天的繁忙,
路人只顧昂首遠望,看看誰能早到崗位,開始他(她)們一天的生命。
我,隨䋠那車速的快慢,卻趕䋠為䋠那生命的續延,
來到那定期要見面的一切,一切一切,都是為那絕望,為那苟延殘喘的生命,
澎湃出那無窮的毅力,克服那痛倦的精神,完成那每次規範的治療。
就這樣,我又回到哪?
回到那掙錢養命的工作崗位,以那殘弱的身軀,在自己堅守的信念中⋯⋯再次生存。

移植後否極泰來

冬去春便至,雨後見晴天。
人生亦如是,禍福變萬千。
困難當面對,歷㢒見真知。
常抱歡喜心,幸福舞蹁躚。
凡事真誠意,善美化無邊。
自強行不息,性命安且堅。
對己對人樂,開心是神仙。

本文收錄自《生命的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