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 Of Gratitude 頌新生

新生命 ― 亞英

我是紅斑狼瘡患者。過去二十多年,所受的種種痛苦不能盡錄,身心的折磨不能盡述。尤以腎衰竭的感受最深,我及家人都因此承受巨大的壓力及擔憂而感到疲累不堪。

因為要定時洗腎,我的生活大受影響,難以安排時間約會。若用洗腎機在晚間進行透析,一旦機器故障,又因要解決問題而得不到充足的休息。此外,機器在深宵發出的聲響亦令人無法安睡。洗腎是麻煩費時的工作。每天換水四次,每四至五小時便要洗肚一次。每次正常出入水的程序約二十五至四十分鐘,要是遇上出入水不暢順,就可能需要多於一小時。如果患者不能照顧自己,家人便要負起換水的責任,所以患者及其家人所承受的壓力是非常巨大的。

兩年前的一個冬夜,我收到醫院通知,可以安排換腎手術。衷心多謝捐贈者家人的決定,他們仁慈、大愛的決定令多位病者得到不同的器官移植,令受贈者獲得新生。

換腎後,我的生活得到大大的改善。以前卑微的願望都得到實現,例如我可以側臥或俯臥,不用晚上提前上床駁喉洗腎,現在我可以在晚上自由活動及與家人共聚天倫。這些對一般人來說輕而易舉的事,對洗腎者卻是天方夜譚。

洗腎時我的食慾不振,面對美酒佳餚也吃不下。因為吃得少,導致營養不良,嚴重貧血。到後期即使肚子餓,也沒有食慾。那時我多希望能夠像其他人一樣可以大口大口開懷地大吃。

腎衰竭患者容易疲倦,即使返回醫院抽血或上茶樓,回家也感覺十分疲累,需要小睡來恢復體力。所以與朋友聚會時我常常感到力不從心而要提早回家休息及洗腎。

移植後,體能大大改善。現在我有精力可以跟朋友暢所欲言,不用記掛洗腎的時間。我可以大口大口地吃,不過這樂趣卻給我帶來另一個煩惱換—腎以後,我已胖了十多磅!也許是補償心態,現在我很喜歡吃,無論肚子餓不餓都想吃,這也是肥胖的原因。

移植腎臟後,吃得好、睡得好、排尿和排毒暢順、身體循環正常。我現時的血色素有十三多度,朋友都笑我現在再沒有「面色」給他們看了。我會好好地生活,享受生活的樂趣;我要好好補養身體,令自己更健康,因為我的身體內有屬於捐贈者的心願。我要好好珍惜這借來的器官過活,以報答捐贈者的心意。我衷心感謝捐贈者及其家人。

多謝醫生、護士及醫院各工作人員,他們的愛心是我們病人的福氣。

我要做個負責任的病人 ― 黃炎華

最近在協會的會議中,驀然聽到有人提起「水坑口」這個地方。十年前的一段往事,驟然又從腦海中翻了出來。

當時我剛確診末期腎衰竭,準備回辦公室把工作安排好,以便幾天後入院接受腹部導管植入手術,開始腹膜透析。辦公室就在水坑口街的盡頭。那天陽光燦爛、氣溫三十多度,我站在水坑口街口,準備爬上這不到兩百米的斜路。我穿上黑色厚棉長袖套裝,在猛烈的陽光下,仍感覺到陣陣寒意。打從病發開始,就一直感到蝕骨的寒冷。睡覺時還得穿着夾克、蓋上厚棉被,才不會打顫。我蹣跚地走了十多步便開始氣喘,勉強再多走幾步,已不得不停下來喘息。身體就像輛殘舊的汽車,無法起動!三十三歲的身軀有如古稀老翁,平常花不到一分鐘便跑完的斜路,卻花了二十多分鐘才走完,還歇息了五六次!最可怕的是,體內的寒冷感覺依然!

經過幾個星期的折騰,我學會了腹膜透析。多謝醫生和護士的悉心照顧和教導,我體內漸漸恢復了「暖意」。溫暖的透析液(俗稱洗肚水)注入腹腔,感覺就如冰天雪地裏喝下一杯熱飲,暖意流遍全身;加上血液裏的部分毒素給排走了,身體機能亦見好轉。

在接受透析的第一年,除了經常感覺疲倦,還好沒有其他併發症。當時兒子只有四歲,我一直猶豫是否要冒險去尋求腎臟移植,假如失敗了,賠上了性命,整個家庭又如何處理?

也許是上天憐憫吧!一次偶然的機會,和某位醫生詳談起來!(要知道醫管局醫護人員人手短缺,工作量非常沉重,每人可以佔用的時間很有限哩!)她給我詳細分析了透析和移植的利弊。然而,最打動我的是這番話:「身為醫生,我的責任是盡力醫治病人。你的腎臟壞了,我們就想辦法給你換腎!問題是不知道何時才有適合你的腎臟,你必須耐心等待。你的責任是要跟醫生合作。好好保護自己的身體,保持最佳狀態,以便隨時可以接受換腎!」從此,我按時按份量吃藥、嚴格控制飲食、保持衞生、適量運動,這良好的習慣更讓我成為「移植運動員」哩!

幾年後我終於幸運地得到遺體器官捐贈,重獲新生。背負着捐贈者和家人的善恩,我更加會做個負責任的康復者,為其他等候的病人多出一分力,希望他們都像我一樣可以得到重生。

十四年 ― 鄭淑嫺

「你姊姊已醒來,平安無恙。」醫生趨近我耳邊說。

接受近親腎臟移植已快六年了。在這之前,我度過了十四年洗腎的生涯。讓我「重生」的,是願意捐腎給我的姊姊。可想而知,在完成手術甦醒後我最想聽到的,就是以上醫生所說的那句話。

十四年,差不多是整段小學加中學學習的時間。我的十四年,過的是軍訓式生活,周而復始地洗腎。醫院是我「五星級的家」;體力起跌不定,情況差時,十數級樓梯也舉步維艱;美食當前,要「不為所動」;簡單如喝一杯水,也得計算,因腎臟已失去排尿功能,喝多少便儲多少。我會放肆嗎?當然,結果是四肢浮腫,呼吸困難,到頭來吃苦的還是自己。

這樣的生活痛苦嗎?說實在的,當時我沒花很多精力思想苦不苦,只知這既成事實,我選擇活下去。只是預料不到,這種生活一過便是十四年。畢竟,上天是公平的,生活再苦,只要你願意細察,身邊總有令你活下去的原因。可能是關心你的家人愛人朋友、悉心照料你的醫護人員,甚或是雨後的一線曙光。是哭是笑,選擇在你手。

我知我是幸運兒,我有姊姊捐腎給我,使我可以看到隧道盡頭是什麼世界。重拾健康的生活,實在「快活過神仙」。但我知道,我很多朋友仍在病榻上過他和她的第十八年、第二十三年,我知他們都不想破世界紀錄。

你可想過你可改寫他們的生命?可能,對你來說,死後捐出器官是遙不可及的事,但若此刻我邀請你認真思考這個問題,你的答案是什麼?

2012 器官受贈者感恩大會 感謝新生四萬年
片段

01 李譚光

02 朱濼汶

03 顧志輝

04 雷小玲

05 李德文

06 余魯平

07 李榮舜

08 鄭佩殷

09 林如海

10 陳祝勝

11 馬家駿

12 伍妙敏

13 盧國昌

14 馮永波

15 Apple Luk

16 李綉琼

17 葉志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