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 Of Gratitude 頌新生

給哥哥的信李燕霞

親愛的志輝哥哥:

又一屆世界移植運動會了,它在陽光充沛的澳洲黃金海岸進行,很高興啊!可以趁休假,參與這國際性移植人士運動會。可是出發前兩天傳來噩耗,您在電話裏說爸爸的病情突然惡化,要即時進入深切治療部,情況很危急,隨時有生命危險!趕到醫院了解情況後,我感到很徬徨,腦裏一片空白,兩難的抉擇整天縈繞:澳洲比賽的參賽名單已呈交主辦當局,集訓、體能測驗和團隊行程等都已就緒,可是,我又很擔心爸爸的病情,他可能會隨時離開我們。

去還是留呢?連至親也不敢輕易給意見,自己孤身在白茫茫的空間中,無所適從。幸好您不斷鼓勵和開解,建議我暫時拋開苦惱,人的生、老、病、死是必然的,我亦應該正視自己的生存價值,為了一償夙願,最終我還是選擇參賽。在起程前的四十八小時,我拋開所有瑣務陪伴爸爸,看見他很辛苦地用力呼吸,十分痛心,不斷祈求上蒼,讓爸爸早日康復。

在黃金海岸的比賽場上,我遵照您的囑咐專心比賽。雖然如此,總是發揮得不夠淋漓盡致,和我對賽的外國選手實力很強,一些比賽項目雖然沒能達到預期的最佳成績,但已算向自己和家人有所交待了。回到香港機場時,弟弟才告訴我爸爸已離世!悲喜在這一秒間逆轉,原來是您不想我放棄比賽所作的安排,感謝您在心情最壞的時候仍為我操心。

無論人生遇到什麼困難,只要我們積極面對、打開心窗、不怕挑戰,一定可以從逆境中生存下來,重獲新生,過有意義的生活。在這次世界移植運動會中,我更體驗到生命的意義。我盼望香港人多關注器官捐贈,讓更多有需要的病人受惠,使他們得以重生,過幸福、有意義的生活!

在澳洲遇到很多來自世界各國接受器官移植的朋友,他們友善、堅強,積極地讓有意義的生命延續。很感謝隨隊出發的工作人員醫—生、護士、物理治療師及教練的悉心照料。我參加了最擅長的乒乓球項目「女單」及「混雙」,賽事非常激烈,僥幸獲得一金一銀兩面獎牌。

多謝您,哥哥!我要衷心多謝偉大的哥哥,當年因您捐贈腎臟給我,我才能有以後多采的生活,您以無私的精神愛護我這個頑皮的妹妹,更支持我投身自小喜愛、既是運動也是職業的乒乓球,您不單把我的生命燃亮了,同時也照亮每一個幸福的角落。

妹霞女上

捐贈與移植樂

「你死後會捐贈器官嗎?」五年前,我覺得這問題好遙遠,應該在幾十年後才考慮吧。今天,我會毫不猶豫地回答:「一定!」因為在這五年間,我親身感受到捐贈器官對受贈者的重要。

我是腎衰竭患者,二○○八年二月,我幸運地得到重生的機會,接受了腎臟移植。這確是天大的喜訊,我的人生從此改寫!二○○四年我突然病發,我和家人都十分驚訝,因為我一向健康,一般只是感冒發燒而已。往後的治療令我肚子多了條洗肚喉,每晚在家用洗肚機進行腹膜透析,幸好仍可如常上課,日常生活沒有受到很大影響。其後併發腹膜炎,改為血液透析,每星期回醫院三次,每次花四小時洗血。再加上醫院離家甚遠,要差不多大半天來回,到家已疲憊不堪,十分影響生活。此外,飲食亦要格外留神,要吃低磷、鉀、鈉的食物,選擇不多,更遑論有飲食樂趣了。心理上,我經常焦慮不安,擔心傷口發炎或生病影響換腎的機會,加上漫長、無了期的等待,令人身心極度疲累。

終於,我等到了!等到一位善心人的捐贈。移植後我仿似劫後重生、對任何事物都豁然開朗。對於失而復得的正常生活、能再次重拾健康的興奮,喜悅心情絕非筆墨所能形容。雖然我仍然擔心會出現排斥,未能完全放下心中的包袱。可是我知道我很幸運,短短幾年就有機會移植。我告訴自己,這是上天對我的恩賜。幸福不是必然的,我要懷着感激之心,積極面對人生每一天,不可辜負關心、疼愛我的人,特別是捐贈者及其家人,我必須好好珍惜他們捐給我的腎臟。雖然他們面對親人離世,極度悲傷,但仍作出這偉大的決定,發揮成就他人的精神,用生命影響生命,我非常感激他們,我要努力做得更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來報答他們。

遺憾的是政府雖已不斷宣傳,呼籲市民支持器官捐贈,但礙於中國人要求「全屍」的觀念,令捐贈器官的數量遠低於所求。事實上,捐贈器官不會影響死者的外觀!再者,古語有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些都是積福積德的善舉,老一輩不是都最着重福蔭後人的嗎?要知道不少等候換肝、心、肺的病人,因為等不到合適的器官而與世長辭!所以支持捐贈器官真的很重要,我誠心希望大家能認同拯救生命的重要,樂於在死後捐贈器官!

我是幸運兒 ― 盧少蓮

當接到醫院的電話,說可以姶我進行腎臟移植手術,我開心得流下眼淚,激動得不得了,比中了三千萬彩金的六合彩頭獎還要開心。激動過後,我心裏是滿滿的感恩,我和家人衷心感謝捐贈者及其家人。

三年前,得知自己患了腎衰竭,猶如晴天霹靂,世界末日,整天寢食不安,心裏難過得很。由知道患病到毒素過高要立即「洗血」至「洗肚」,不過是半年間的事,期間的惶恐、無助、難過、辛酸不足為外人道。幸有家人無盡的支持、關心,醫院腎科醫護人員的醫治、指導,我總算慢慢適應過來,一邊「洗肚」,一邊等候換腎。

十分幸運,我終於等到有心人把去世親人的腎臟捐出來!經過醫生精湛的移植手術及術後醫護人員的醫治和細心的照顧,現正逐漸康復,我心中燃起了希望,彩虹不再是灰色的了。移植前,由於身體虛弱,經常頭暈,又要「洗肚」,所以兩年多沒有工作,也不能自由自在去旅行,做想做的事,現在我又可以好好的計劃將來。康復後我可以工作,可以去旅行,還可以吃喜歡吃的食物,我的家人不用再那麼擔心我,一家人不用再整天愁眉苦臉,這一切,都要感謝捐贈者及其家人,令我成為幸運兒,令我的人生再次充滿希望。

在住院期間,我深深體會到何謂「妙手仁心」、「仁心仁術」。移植手術前,雖然時間緊急,然而醫生卻事事安排妥貼,本來我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又高興、又害怕、又擔心,腎科護士的細心和體貼,使我不再那麼緊張,情緒很快平復下來。手術後醒來,醫生告訴我家人,一切比預期還要好,我家人聽後,開心得不得了,都說我十分幸運,遇到了善心人,遇到了醫術高明的醫師,希望我早日康復出院。我很感恩,深深佩服他們精湛的醫術!

第二次生命 ― 金碧

若不是一位善心女士捐出腎臟,我康復的機會近乎零。

二○○九年二月我進行了第二次腎臟移植手術。

二十三年前我第一次換腎,腎臟由我妹妹捐出,可惜,身體出現慢性排斥,腎功能逐漸減退,才三年便需要再次洗腎。醫生說因為第一次失敗,身體積聚了很多抗體,所以要為我再找一顆合適的、不會被排斥的腎臟十分困難,機會微乎其微。我曾經因為這個原因感到十分沮喪,心灰意冷,以為這一生都要洗腎到終老。

十九年漫長的洗腎治療,帶給我生活上種種不便和身心創傷,非筆墨所能形容。不能正常飲食、工作和遠行,身體時常出現大小毛病如流鼻血、低血壓、骨痛、抽筋、肺部及心臟衰退等等,為了續命,只好默默忍受這一切由洗腎帶來的痛楚。更難過的是感到身體狀況日漸變差,又不知道洗腎可以維持多久,心裏的鬱結一天比一天沉重。

當護士打電話來說為我找到一顆合適的腎臟,我深信這是上天給我的恩賜!我十分感謝捐出器官的那位善心女士,若不是她和她家人,我相信再等十年八載也等不到合適的腎臟。對我而言,這是無可代替的機會。事實上,這位善心人除了帶給我生命曙光,亦同時捐出了心臟、肝臟及另一顆腎臟,救助了其他三位病人,真是遺愛人間。

我懷着感恩的心,多謝一直支持我的家人、同事和朋友,也感謝腎科醫生和護士的鼓勵及悉心照顧,使我有勇氣接受第二次移植手術並獲得成功,重過正常生活。

不再依賴洗腎續命,就如重生一樣。手術後四個月,我已重回工作崗位,體力比洗腎時好多了,以前煩擾我的毛病已減輕,不再需要嚴格控制飲食。現在我心境安靜愉快,卻仍時刻警醒,聽從醫生指示,因我相信再沒有下一次機會了。我要好好保護新的腎臟,過健康愉快又充實的生活,這是報答那位善心人及所有扶助我的人的最好方法。現在仍有大概一千六百人等候腎臟移植,每年只有五十到六十人能夠換腎。等候期間,他們只好接受洗肚或洗血治療,許多人等不及而離世。但願有更多人能像那位善心女士及她的家人,把愛心及希望帶給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