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s Of Gratitude 頌新生

誰在寵愛着我 ― 蔡心怡

我在澳洲黃金海岸舉行的第十七屆世界移植運動會中,取得四面金牌及一面銀牌。

我今年八歲半,出生時因患上先天性膽管閉塞,做了通膽管手術,但肝臟仍然繼續惡化轉壞。在半歲時,做了肝臟移植手術才能保命。今天,我竟然可以參加運動會並有這佳績,我一定會珍惜這甜美的感覺,努力生活來報答所有愛我的人。

我衷心感謝你們:

Cindy姨媽,是您不顧手術風險,從加拿大飛回來捐出部分肝臟救我,免我渺茫的等待器官遺贈;是您,令我有第二次生存的機會。

游泳教練梁潔媚,你用了一年時間,為我創造了四面游泳金牌的奇蹟。

八年來悉心照顧我健康及成長的教授、醫生、護士及醫護人員,希望我能令你們引以為榮。

周醫生團長、各醫護人員及各隊友,你們在比賽前後對我的關懷照顧,支持和鼓勵,令我充滿自信及力量。

維多利亞幼稚園的孔總校長,你的魔術戲法令我看得哈哈大笑,十分快樂。

聖公會聖彼得小學的余總校長及各位老師,你們教懂我要有責任感,明白愛是無限包容與鼓勵。

圍棋文化班的蕭世傑院長,你教我學會思考、判斷、訓練全局觀(布局)的能力和面對勝負的態度。

武術文化班的李暉老師,你教我成功的運動員都是刻苦訓練出來的,多練習,基本功紮實,發揮自然會好。

你們對我的愛和教導,我會銘記於心,以後我會努力充實自己,用好成績報答你們。我即將升讀小學三年級了,前面的路還很長,但我知道自己是幸運的人。我也向偉大的器官遺贈者及其家人致敬,他們的善心,讓別人得到新生。

 

讓生命喝采 ― 綉琼

一九九六年我患了罕有的肺淋巴管平滑肌增生症,無藥可治,只有肺移植才能挽救生命。等候期間,肺功能越來越差,走幾步就氣喘如牛。一九九九年,我終於得到有心人的捐贈,換了雙邊肺。甦醒後,我開心得掉下眼淚,腦海不停響起讚美主的歌曲。

移植初期,服用的抗排斥藥令我抵抗力減弱,更不幸染上肺結核,需要服用大量藥物。這段期間,我的身體、精神和心情都很低落。直至二○○二年結核病治癒後,我才能計劃我的新生活,積極地做運動,如游泳、健康舞和緩跑等,鍛煉自己的身體。

二○○七年我有機會代表香港到泰國參加「世界移植運動會」,心中的快樂和興奮實在畢生難忘!這真是一個意義深遠的體育盛會,來自世界各地的器官移植康復健兒精神奕奕地比賽,滿腔熱誠,為生命喝采。

在「香港移植學會」協助下,我們一㞈移植康復者在二○○八年成立了「香港移植運動協會」。我們深深體會運動不但能增加移植康復者的體能、保持身心健康,更可紓緩情緒,加強鬥志。

在香港移植運動協會的統籌和協助下,同年我又參加了在中國上海舉辦的「中國移植運動會」。在這個我們稱為「全運會」的盛事中,全國二十七省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移植康復者一同比賽。我一方面認識到中國移植的卓越成績;另一方面,與一㞈身形和體能相若的中國人比賽,競賽特別激烈,因此大家都全力以赴,期望做到最好。

二○○九年再參加澳洲黃金海岸之「世界移植運動會」。開幕前,大會安排在美麗的沙灘上舉行一個特別的步行儀式,向捐贈者偉大無私和充滿愛心的行為表達崇高的敬意。來自各地不同種族的健兒臉帶笑容,眼中帶䋠喜悅的神情,昂然在沙灘上向前邁步,呈現朝氣勃勃的生命力量。經過一番角逐,我很高興能夠在草地滾球和保齡球奪得兩面金牌回港。

現在,除了參加移植運動比賽,我也參加了香港草地滾球會的訓練和公開比賽,與健全人士在草場上較量。透過練習和比賽,我的生活圈子擴闊了,見識也增多了。

這十年間,除了體育運動和照顧年老的父母,我還常到醫院做義工,探訪等候肺移植的病人,幫助他們了解手術的過程,增加他們的信心,期望他們也可藉移植重獲新生。

回想十年前我的生命危在旦夕,連行幾步路也氣喘不堪,到現在可以正常生活、做運動、參與比賽,甚至獲取獎牌,真的意想不到。我衷心感謝捐贈者的家人偉大無私的決定,使我的生命得以延續,重獲健康又精采的人生。希望大家支持器官捐贈,讓其他面臨死亡的病人也可得到重生。

 

播下.傳承 — 偉康

 

移植—素以為與自己沾不上邊的名詞,怎也想不到,竟要我一次又一次親身去經歷!

二○○一年初,我被證實患上急性白血病。很感恩,能夠在半年後得到骨髓移植。當以為快將康復,一切雨過天青之際,我卻感到呼吸異樣。醫生確診是急性排斥,導致肺部受到不能復原的破壞,肺功能將會逐漸衰退。那天,我感到人生這一漫長又艱苦的路,才剛剛踏上⋯⋯

因為肺弱和體質轉差的緣故,我很容易受到感染。過去多年,我是醫院的常客。每感染一次,體質就再衰退一點。每天都過得很吃力,終日就如面對一場沒完沒了的戰爭。我洩氣、失落、極度疲憊和無奈。多方延醫都確認肺部無法復原,唯一的方案,是風險最大的「肺移植」。

在我身上進行肺移植,不但對我是個挑戰,香港醫學界也是史無前例!據悉,香港以往從未有進行骨髓移植後的病人,再作雙肺移植的案例。雖知風險不低,往後的日子或許更加艱辛,然而我決定把自己全然獻上,再一次交由神去掌管前路。

某個聖誕前夕,挑戰到臨了!經過通宵達旦的手術和其後一個月的驚濤駭浪,我終於逐漸康復過來。過去長年受盡病魔煎熬的我,今日慶幸重過正常生活。昔日我連飲水進食也會氣喘不堪,現已能如常享受打球、郊遊和登山遠足等樂趣。一般人只得一個生日,我卻有兩個、三個的生日!想不到,因我的移植病例,竟造就了醫學界的一項突破,也為正患危疾而絕望的一㞈,帶來一點希望。我樂意把自己的經歷與人分享,冀望給予那些生命中遇到波折的人一點鼓勵。

若要問:誰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坦言:最先浮現於腦海的,就是賜予我新生命的兩位捐贈者;他們使絕望的我,重燃積極再生的希望。在親歷生命起跌的過程當中,我切身感受到:器官移植並非單單延續一個人的生命,卻是兩個,甚至更多生命的共存。

今日,猶如有一顆充滿生命力的種子在我心中植根,發光發熱。我感謝神的保守,更由衷感激捐贈者及其家人的無私大愛,醫護人員的盡心照料,家人和朋友的支持。我深願,此大愛能普世廣傳,成就更多再生盼望。我深信,一顆麥子的播下,能傳承更豐盛的生命!

我的感受 ― 慧

每個人的生命和際遇都不一樣,有苦、有樂;有健康、有疾病;有順流、有逆流⋯⋯只要大家堅持,積極地面對每一天,克服所有困難,抱䋠希望,希望就會燃亮每一個生命。

以上是我個人的經歷及感受。我是接受腎臟移植的病友,今年五十九歲,有一對兒女。換腎不經不覺已接近十年。中學畢業後,我從事旅遊工作二十八年。四十八歲提早退休,準備過些悠閒的日子。誰料好景不常,一年後,突然患上腎衰竭,令我無所適從。醫生告訴我要即時洗腎,否則,只可再活大約半年。我的心情跌到了極低點。無奈只好接受「洗腎」的命運。

洗腎的過程,令我很痛苦。退休後,我無拘無束地生活,喜歡約同三五知己一起逛街、運動、飲茶。自從得了腎病,每天無時無刻只記䋠按時洗腎三次。無言問天,為何偏偏選中我?

這情況維持了一個月。雖然我有資格在香港輪候換腎,但捐腎的人太少,機會是很渺茫的。基於種種原因,我決定為延續我的生命作出安排。我要救自己,要讓我的生命有重現光彩的一天。我是佛教徒,在臥病期間,得到很多朋友、同學及親人的支持,同時得到上天的幫助,令我有重生的機會。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上,在中國虎門人民醫院,我進行了換腎手術。

當時我只是抱䋠一線希望,希望有奇蹟出現。幸運之神終於降臨在我的身上,手術很順利,我得到一顆很健康的腎臟。接䋠數年,雖然健康情況偶會不穩定,也曾進出醫院多次,幸好最終也沒有影響到腎臟的功能,腎臟至今仍然很好。

現在我只期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為幫助他人多做一點貢獻。

尾聲:引用《佛學領悟》:

人不能選擇生命長短,但可以選擇寬度。
人不能選擇面容,但可以選擇笑容。
為何人遇事時要悲觀,為何不向開心角度出發。
最後希望各界人士,能夠支持器官捐贈,幫助有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