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AJT Report》生命拯救計劃:香港與內地的第二層器官移植互助機制


作者:Lara C. Pullen

 


今年伊始,香港及內地的器官移植界共同提出了第二層器官移植互助方案。此方案的萌生源於一個里程碑事件:首次成功將來自內地的捐贈的器官運輸至香港拯救了患者的生命。新方案將開啟香港與內地之間常態化的器官移植互助合作,即在各自區域內的第一層器官分配中未能找到合適接受者時,本應被浪費的器官可以跨境共享。這樣的程序在其他國家和地區間已有先例,例如以色列與黎巴嫩。此舉將為香港和內地的患者提供更多選擇。香港醫務衛生局局長盧寵茂醫生表示:“這一跨區域合作對雙方都極為有益,尤其對香港方面的正面影響更為顯著。”然而,這一計劃在香港引發了一些爭論。

 

一、香港與內地的歷史

香港與內地的關係植根於一段長久且深刻的歷史背景。從1841年至1997年,香港處於英國的殖民地統治之下。1997年之後,香港根據“一國兩制”原則,成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維持着至少到2047年的特別行政區狀態。在此期間,香港特別行政區保持自己的經濟和行政體系,而幅員遼闊的內地則由中國共產黨直接管治。基於這一獨特的歷史和政治背景,香港與內地各自發展了獨立的器官移植體系。


過去十年間,香港的自願性器官捐贈制度發展緩慢,目前只有大約5%的市民登記成為器官捐贈者。2022年,全港僅有29名市民成為器官捐贈者。同時,香港與內地之間尚未有逝世後人體器官捐贈的共享機制。2022年12月,當一名香港女嬰迫切需要心臟移植拯救生命時,香港有其他70位患者也在等待心臟捐贈。


在內地,器官捐贈數量一直高於香港。2015年以前,這主要是因為內地大多數移植用的器官來源於被執行死刑的囚犯。2007年,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公開聲明,表明中國器官移植不能再依賴死囚器官1。這一表態啟動了中國在發展倫理可持續的器官捐贈制度方面的改革。

黃潔夫副部長關於器官捐贈的重要聲明,源於芝加哥大學醫學院移植研究所聯合主任John Fung (MD, PhD)的啟發2。Dr Fung解釋說:“我促成了中國官方承認使用死刑犯器官的問題。”作為《肝臟移植(Liver Transplantation)》移植醫學雜誌的時任主編,他負責編輯黃潔夫博士有關中國器官獲取實踐的論文,論文呼籲中國進入器官捐贈和移植的新時代3。該論文的發表促使中國通過了國務院《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為中國人民建立了一個符合國際規範的器官移植體系。這項立法也禁止了“器官移植旅遊 (Transplant Tourism)”。2011年,中國推出了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COTRS),旨在依照國家政策公平地分配器官4。

2014年12月,中國器官移植迎來了一個歷史性重大轉變。當時中國政府宣布,從2015年1月1日開始,中國將完全停止從被執行死刑的囚犯身上獲取器官,確保中國公民自願捐贈成為唯一合法的人體器官來源。

 

二、改革的現狀

Dr Fung表示,2014年的聲明是中國器官移植界的決定性時刻。自那以後,中國國內外的專業界都積極致力於將中國的承諾轉變為實際行動。目前,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COTRS)監管著110家器官獲取組織(organ procurement organization) 和183家具備器官移植資格的移植中心。


在過去六年裡,Dr Fung積極參與了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與西班牙捐贈與移植研究所基金會聯合發起的「一帶一路器官捐贈能力提升合作培訓計劃」。此計劃旨在為中國的醫療專業人員提供全面的器官捐贈和移植培訓,內容涉及器官獲取模式、提高逝世後捐贈率的方法,以及捐贈者醫學管理等。Dr Fung指出,到目前為止,「一帶一路器官捐贈能力提升合作培訓計劃」已經培訓了超過1,200名中國的醫生和護士。


盧醫生強調,中國不僅已經完全終止從被處決死囚獲取器官的做法,還迅速增加了公民自願捐贈者的數量。他指出,儘管2022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中國仍有近6,000名逝世後器官捐贈者,捐贈和移植了大約18,000個器官,使中國成為世界上器官移植數量第二大的國家。盧醫生認為,雖然與其他國家相比,中國的捐贈率和移植率還有差距,但中國在器官捐贈方面的發展速度非常迅速。

 

三、當前爭論

在香港,一些個人對內地器官移植改革的進展持保留態度,並對與可能被認為有不倫理行為的地區共享器官感到猶豫。然而,盧醫生指出,中國的快速變革意味著10到15年前的問題在當今的中國移植系統中已不復存在。盡管如此,部分美國政客一直在推動關於中國「駭人聽聞的器官移植」的討論。


今年3月,美國國會議員Chris Smith (來自新澤西州的共和黨議員)發表了一篇新聞稿,標題為「眾議院通過史密斯法案,旨在打擊中國共產黨竊取年輕人內臟的恐怖產業」5。該稿中,他引用了Jacob Lavee和Matthew Robertson去年在《美國移植雜誌 (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發表的研究6。該研究斷言在2015年之前以中文發表的中國移植論文中所提到的器官捐贈者都是死刑囚犯。這項研究未包含任何2015年之後的新數據,而且是在反共產主義紀念基金會的資助下發表的。


盧醫生強調,若外界仍將視野局限於10年或20年前,那麼他們需要重新認識當今的中國。他承認,二十年前中國的器官移植存在許多問題,但指出過去十年已經發生了巨大的改革。Dr Fung也證實:“我們在中國進行了實地調研,”他進一步強調:“許多聲稱在中國發生的負面報導根本沒有發生。” 他特別強調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COTRS)創始主任王海波醫生在香港大學經過長達十年的研究,並在美國國家器官分配系統(United Network for Organ SharingUNOS)和多個器官獲取組織學習了全球最佳實踐經驗後,為中國創建了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計算機系統(COTRS)。


Dr Fung指出,美國的新立法引致對中國政府及中國移植醫學界的誤解持續發酵,並強調絕大多數中國的器官移植從業者「不應被毫不甄別地批評」。他將關於中國目前器官獲取政策的虛假信息與2020年在美國盛行的關於COVID-19、疫苗和口罩的虛假信息相比較,強調了這種誤導性虛假信息的危害性。


Dr Fung指出,法輪功組織是這類虚假信息的主要推動者。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一個宗教運動,由李洪志於1990年代初在中國創立。它的全球總部位於李洪志住所附近的紐約州Deerpark的一個427英畝的基地。在2023年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中,國會議員Chris Smith聲稱,由於法輪功修煉者的健康狀況良好,他們的器官被認為特別有價值,並指出:“中國共產黨將他們稱為‘邪教’,認為他們的器官適合被取用。”需要指出的是,《美國移植雜誌》2022年文章的共同作者Mr. Robertson曾是《大紀元時報》的中國新聞編輯,該報紙被《紐約時報》描述為受法輪功資助並充斥極右翼的虛假信息7。不過,Mr. Robertson在其《美國移植雜誌》的文章中並未聲明自己與《大紀元時報》的關聯。


Dr Fung認為,這些虛假信息實際上是對那些努力改善醫學倫理的前線工作者的冒犯。他承認,法輪功信徒在中國曾遭到逮捕,在2005年之前,中國的確從被處決的囚犯身上獲取過器官,但他相信情況已發生了改變。“我沒有試圖隱瞞任何事情,”他說,並強調自己是最早在移植醫學界指出中國使用死囚器官的人之一,並在此之後,與中國內地合作了10年,共同推動了相關立法。Dr Fung表示“如果現在有人聲稱(中國)仍然從死囚身上獲取器官的情況,我希望他們能夠提供確切的證據,因為我所認識的人中沒有人見過這種情況。”

 

四、一艘珍貴的救生艇

Dr Fung堅定地表示:“在涉及促進移植的決策時,我們不應受到政治偏見或基於國籍歧視的影響。” 盧醫生也同意這一觀點。他一直在努力從患者層面和社會層面提高移植率。他特別指出,在香港,器官移植的比率遠未達到令人滿意的水平——有患者等待腎臟移植長達五年。他形容這種情況像是“鐵達尼號上的悲劇,乘客眾多,但救生艇寥寥。” 去年12月,盧醫生成功地從内地引進了一艘珍貴的‘救生艇’,挽救了一名患有擴張型心肌病的四個月大女嬰的生命。“從我的角度看,”Dr Fung說,“更廣泛的器官捐贈與共享總是好事,我們應攜手共同拯救患者,這無關政治。” 盧醫生已拯救了第一個患者,現在他與同行們正在努力創建一個互助機制,以期拯救更多的患者。



References

  1. Huang J. Ethical and legislative perspectives on liver transplantation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Liver Transpl. 2007;13(2):193–196. http://dx.doi.org/10.1002/lt.21081.

  2. Pullen BLC. A complex puzzle realized: US achieves one-millionth organ transplant: decades of visionary scientists, skilled surgeons, and courageous patients have made this miraculous milestone a reality. Am J Transplant. 2023;23(1):1–2. http://dx.doi.org/10.1016/j.ajt.2022.12.003.

  3. Rakela J, Fung JJ. Liver transplantation in China. Liver Transpl. 2007; 13(2):182. http://dx.doi.org/10.1002/lt.21079.

  4. Wang H. New era for organ donation and transplant in China. Interview by Fiona Fleck (as interviewed by Fleck F) Bull World Health Organ. 2012;90(11):802–803. http://dx.doi.org/10.2471/BLT.12.031112.

  5. Smith C. House passes Smith’s legislation to comba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ghoulish industry of stealing young people’s internal organs. https://chrissmith.house.gov/news/documentsingle.aspx?DocumentID=411279; March 27, 2023. Accessed July 13, 2023.

  6. Robertson MP, Lavee J. Execution by organ procurement: breaching the dead donor rule in China. Am J Transplant. 2022;22(7):1804–1812. http://dx.doi.org/10.1111/ajt.16969.

  7. Roose K. How the epoch times created a giant influence machine. The New York Times; October 24, 2020. https://www.nytimes.com/2020/10/24/technology/epoch-time-influence-falun-gong.html. Accessed July 13, 2023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