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助己 — 吳桂芳(唐婉芬代筆)

自從媽媽在一九九四年患上癌症,在院內接受手術、電療和化療,我和威爾斯親王醫院的接觸已十五年。在陪伴媽媽的過程中,我參加了癌症病人復康活動。媽媽病情穩定後,我成了醫院的義工,每星期兩天在急症室幫助有需要的病人,媽媽感到非常高興,我也感到十分滿足。二○○三年媽媽去世後,我仍繼續做義工,生活更充實。二○○七年,我更獲得義工十年服務獎。

同年,丈夫因中風而腦死亡,由於事出突然,我當場嚇呆了。急症室、腦外科及深切治療部的醫護人員雖然盡力搶救,仍不能扭轉這噩運。感謝當時醫護人員細心的解釋和友善的關懷,讓我能從悲傷中勇敢接受丈夫的死訊。雖然我實在捨不得丈夫離去,但當器官移植聯絡主任請我捐出器官時,我立刻同意了,因為丈夫生前曾表示願意身故後捐贈器官。當時女兒不能接受爸爸已腦死亡,看見爸爸在藥物和儀器的支持下,仍然有心跳和血壓,總懷有一絲奇蹟出現的希望。經醫護人員再三解釋,她明白到腦死亡是不能逆轉的,爸爸的死已成事實,不能改變,人的軀體亦不再有用,我們終於決定完成丈夫捐贈器官的心願。

丈夫入院兩天便離開了。女兒欣賞我能豁達面對突如其來的哀傷,並化悲痛為力量,將死亡轉為生機,最後亦支持我捐贈器官的決定,覺得是延續爸爸熱心助人的高尚情操。她更笑說我多年來在醫院做義工,開拓了眼界,故能面對人生逆境,學懂珍惜眼前人及當下事物。

事後唐姑娘送來器官受贈病人的感謝卡,我珍而重之地把每張感謝卡過膠收藏,放在家中的飾物櫃以作記念,讓兒孫認識到捐贈器官是一件好事,而丈夫就是我們的榜樣。二○○八年我應邀出席在香港公園奧林匹克廣場舉行的「向捐贈者家屬致敬感謝禮」,在典禮中聽到一個一個捐贈者的名字,立時淚如泉湧,心頭湧起無數思緒,憶起一段段難忘的片段。目睹無數器官受贈者能健康地生活,享受天倫之樂,我更肯定自己當日作了正確的決定。回家時,我帶着欣慰的心情及一顆「心型紀念品」與家人分享聚會的溫馨點滴,家中的飾物櫃又多了一份愛的禮物。

我在這些經歷中,對威院有莫名的親切感。雖然丈夫離世後我們由沙田搬至天水圍,但我仍然願意每星期一次回到沙田的威院做義工,繼續享受助人的樂趣。

本文收錄自《生命的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