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影響生命 — 林邦生

說「愛」是很容易的,於日常生活中表示「愛的行為」則是難事。

黃慕蘭,我至愛的太太,也是育有三個孩子的母親,突然但平安地於去年一月離開了我們。雖然時間飛逝,我仍然不習慣鰥夫的生活。尤其是孤單的時刻,我會想念她。回想起我倆一起生活的點滴,不論是在海外,或在香港,有歡樂亦有困難。這個家是我倆一起依計劃建立的。這也正是我倆安排退休生活的時刻,可惜她已不能夠與我分享。這確是叫人心酸的事。

天主的旨意要她於五十八歲離開我們,那正是慕蘭在保險從業員生涯上爬向高峰的時刻。她於一九九六年毅然離開已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船務行業,僅僅用了六年時間便獲授終生環球圓桌會籍,一般人是需用上十年才獲頒發的。她無私地為好幾個機構當義工,如學校家長會、贐明會、釋囚會等。她也定期捐助協青社、香港癌症基金會、奧比斯、長者家居安全互助社、防止性侵犯兒童社及無國界醫生組織等,所以當她向我表達器官捐贈意願時,我也不感意外。

當醫生證實慕蘭死亡後,詳細檢查她的器官,證實她的眼球及腎臟運作正常,適合移植給有需要的病人。為了履行慕蘭的意願,我答應把器官捐贈。

一般去世病人的遺體都會移送殮房處理,而慕蘭的遺體因需要進一步確認及安排移植手術,故此她能安詳地躺在床上,讓各親友一一與她辭別,並護送她到手術室。我們在手術室大門外鼓掌送別她。她滿有尊嚴的離開,讓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回憶。

慕蘭是火葬的,骨灰也依她的遺願葬於香港海域。不久,我收到器官移植主任及幾位受贈者的感謝信,得知他們都在康復中,令我感到非常安慰。再者我也收到神父告知,堂區內的教友得知慕蘭的行為後,都紛紛加入了器官捐贈者的行列,表示願意死後捐贈器官。

與慕蘭生活了四十餘年,她突然離開,我們很傷心,但同樣非常感恩。多謝上天賜慕蘭給我,又平安的把她送走。她不必忍受長期的痛楚,實在是不幸中之大幸,可說是一份恩賜。

我和三個孩子都以慕蘭為榮,特別是她的愛心及奉獻能在世上延續下去。這也是慕蘭一向的信念—生命影響生命。

本文收錄自《生命的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