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十三歲孩子的決定 — 麗儀妹妹

那天突然收到母親的電話,說姊姊因頭暈入了醫院,趕到醫院看見她已失去知覺、身上插滿喉管,才
知事態有多嚴重。

姊姊做了兩次腦手術,昏迷一星期後才甦醒過來,初時只能瞇着眼,卻用盡力氣不停寫出對兒子的掛念,母愛真是偉大。我與姊姊的關係一向不算好。出事後,我才知道她一直很受人愛戴:她致力幫助青少年參加足球訓練及比賽,更成立了一隊「超級足球隊」;她有許多好朋友,事事跟她分享,聽從她的規勸,很多父母也因為她的幫助,改善了親子關係。因此,每天都有很多父母和小朋友來支持她,為她落淚。姊姊很堅強,約一星期就下床步行了。她甦醒後,我立刻對她說:「對不起!我很怕失去你!怕沒有機會跟你說這一句話!」當時她大笑問:「是不是十分可笑?做了三十多年姊妹,才第一次這麼親切的交談。」從她的笑容得知,她接受了我這個自負的妹妹的道歉了。每天我去探望她,短短個多星期的相聚,傾談的心事卻是過往半生的總和。

一天晚上,醫院傳來噩耗,姊姊突然昏倒,並出現腦出血。手術後,醫生告訴我們,姊姊的生命已到盡頭了。醫生證實姊姊腦死後,決定停止所有維生儀器。器官移植聯絡主任黃姑娘問我們知否姊姊捐贈器官的意願。老實說,除了她兒子,我們沒有一個人知道。

當時,我們決定由她兒子— 一個十三歲,在單親家庭長大的男孩做決定。姊姊生前這麼喜歡幫助別人,孩子又是她的一切,她一定會贊成由兒子替她決定。另外,我們也希望讓孩子明白母親離去的事實。姊姊的身後事,他也一起參與,一起決定。姊姊的棺木,也是由他選擇,我相信只有面對傷痛,心靈才能得到安撫。

對年紀老邁並年輕喪夫的媽媽來說,姊姊的死確實難以接受,妹妹雖然也是醫護人員,看慣生離死別,但要她接受家人離去,還真不容易。至於姨甥,更是讓人擔心。

姨甥終於決定捐出姊姊的肺、腎和眼角膜。數天後,黃姑娘來電,告知我們五位病人移植了姊姊的器官後,正慢慢康復。失去與自己相依為命的母親,還要下這決定,他比任何成年人更有勇氣,因此我要稱他做「小英雄」。

雖然,姊姊已離我們而去,但當我們想起那五個再次完整的家庭,我們都很安慰。

本文收錄自《生命的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