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

作者:一個傳統的中國人

先說說我意外地離世的父親是個怎樣的人:他爲人正直,愛家人,對長輩孝敬,對朋友忠誠,工作盡責,對晚輩提携,平易近人,生性愛熱鬧,豪爽。儘管他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他肯定是一個好父親。

當然我很專敬他,但有些時候,我們相處就像朋友般的投契。由于他生性愛熱鬧,甚至非常樂意參加年輕人的聚會,有些與我年紀相仿的朋友們也很愛戴他,對他們來說,很難想像能與一位年紀相差二十五載的長輩,如此投契地談天說地,細說人生。有時聊得投機,大夥兒甚至會促膝長談達旦,樂在其中。

他離世前年多來,我爲了創業,受了點波折,情緒不好時,他鼓勵我正面面對人生。我知道其實當時他心裏也挺替我的事業和財政著急,但爲了不想加重我的壓力,故意沒有在我面前問及太多,體諒我不想提及的煩惱,他默默地在支持。我與太太回家探望,他就特別高興,表面裝作平常,却滿滿地預備一桌子我們愛吃的菜。愛,洋溢于細微處。

我沒有朱自清先生寫「背影」時的文筆,但這就是我真實的爸爸,我們一家人對他充滿深厚的感情。

然而,突如其來的事故,我爸爸離開了世界。突然的變故,也真如晴天霹靂,家人們當然有很多傷感。感謝神,在這震撼艱難的時刻賜力量讓我們家人共同作了一個滿有祝福的决定,把父親遺留健全的器官,捐贈有需要的人。我們知道這符合父親生前的意願,回想起來,作這决定時,家人心中也有過一番掙扎,一邊想保留離世者的一點一滴,但又明白其實肉體不值得挽留,因爲過不久,總會化爲灰燼。當時我們家人心中的矛盾,大家也可以想像。儘管知道這是一個正確的决定,能帶給別人希望,實行了,沒想到真正的感動,來自一年多以後。

父親過世一年多後,我們家人獲<香港移植學會>邀請,參加一個家庭同樂日活動,與很多器官受贈者見面,一同在郊外愉快地過了一天。活動中我看見很多笑面,有些是來自接受器官移植康復後的父親們,他們與子女共享天倫,康復者憶述他們患病等候捐贈器官時的焦急,感觸良多。雖然不見得接受我父親器官的人當天也在其中(因爲當天參與活動的康復者都是好幾年前接受移植手術的),但這次活動讓我深深體會,器官捐贈,原來受惠的不只是患病者本人,一個對我們一家人已經沒有實際用途的遺體器官,原來能幫助另外一家人。

一人患病受痛,全家人擔憂受壓。明白這道理,想想康復者家庭中孩子們的笑臉,我仿佛看見我離世的親人在天國中含笑點頭。


「施比受更為有福」,願你和你的親人,幸福美滿,也一同支持器官捐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