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ho

志豪

一粒麥子 岑麗媚老師

十二月十九日

早上七時五十分,辦事處同事接到一位家長來電為兒子請假,內容是:「我兒子昨晚遇到交通意外,現在昏迷在院,醫生說他命危。」聽見這消息,大家都呆了。隨後,我立即致電學生的母親了解詳情。原來當天報章上載「一名少年橫過馬路時被校巴撞倒,反彈石壆,再被巴士捲入車底」的主角,正是我校中三男生——志豪。

我找來幾位同事立即禱告,校方隨即啟動危機小組,預備如何處理師生的情緒。二十分鐘後,我要上課,心情重得不知如何是好,只知要冷靜,要冷靜;那一課堂,學生出奇的安靜,他們尚未知真相,但上帝卻叫他們乖乖的,好讓我可以冷靜作出安排。

十時左右,校長將消息通告全校,並為受傷學生及其家人祈禱。之後,我和志豪的班主任趕去醫院探候他。途中,我腦海不斷湧現他的面容,最深刻的一幕是那年的中一福音營的一個晚上,當時我負責巡視學生們是否乖乖的就寢,果然所有的宿舍都關燈了,在微弱的街燈下,穿過窗戶,我見到志豪在上格床上讀聖經,他是靠著微光在細讀,十分專注,我沒有打擾他。翌日吃早點時,我輕聲問他:「昨晚的聖經好看嗎?」他沒有答我,只垂頭淺笑。離營前的獻心會中,我見他幾乎是最後走出去立志跟隨主的。他當時的班主任曾跟我說,志豪是個認真的人,他肯思想的,因此,我敢肯定,他是屬主的,想到這裡,我安心了。

在深切治療部的病房裡,我見到他,口鼻插了膠管,頭上的髮絲剃光了,上面包上繃帶。他的舅父伴著他,紅著眼說:「老師,跟他說句鼓勵話,叫他快些好過來。」我彎身貼近他的耳邊,告訴他我們都很疼愛他,希望他能堅強捱過這關,我請他跟主傾訴,因為他是屬主的……我淚眼模糊中見他耳朵有血微滲,但他的面容端正,呼吸均勻,雙目緊閉,其上有二塊透明膠片遮蓋著;再看他的全身,雖有被子覆蓋,但仍見四肢完整,我還看見在被子末端露出來的腳趾呢。神啊,這麼嚴重的車禍,何竟如此完整的身軀?他會復原嗎?…他舅父哽咽著說:「醫生說不樂觀,因他的腦受重傷,漲得很大,生存的希望很微,我問他會有奇蹟嗎,他不答我。」

離開醫院,我的心比之前還要重甸甸的,我該如何禱告?求他醒過來,但客觀環境告訴我,前路不易行啊!我只求上帝按祂的心意行,最終能榮耀主的名。

十二月二十日

這天是全校的音樂日,不用上課,各班進行歌唱比賽,本來是高高興興的日子。放學前,他母親來電說,他走了。為了照顧同學的情緒,學校決定明天才公佈消息,同時趕忙籌備追思會,讓師生的傷痛情緒可以釋放。

十二月二十一日

這天是全校慶祝聖誕的日子,先是崇拜,跟著是班會聯歡。要在這時刻宣布死訊,多難受,卻又不可以逃避。思前想後,結果決定在崇拜一開始便由校長宣布,然後全場默哀,我見他的同班男生全都強忍悲傷,女的則淚流不止。感謝主,講員是一位熟悉學校的前任老師,她將主降生救世人的佳音帶出,又能激勵學生勇敢面對人生不可料的禍患。上帝為同學預備了講員。

隨後,各班去聯歡,3E班的同學則安靜地進行追思會。唱「誰曾應許」時,大家都缺堤了,嗚咽聲四起。平日頑皮、剛烈的男生也不斷地抹眼淚,女生更不在話下,老師們也是泣不成聲。眼淚是上帝給人的禮物,排放了,人也輕省了不少。

當天下午,我們從記者來訪中知道志豪父母將兒子有用的器官全都捐出,連皮膚、骨骼也捐出。啊,好偉大的父母親!

十二月二十二日

是聖誕假期的開始,但我心裡仍記掛著志豪的事。我要告訴他媽媽,志豪是屬主的啊。早上八時多,同事來電,說有二大報章頭條新聞是有關志豪媽媽捐贈器官一事。我趕忙返回學校,聯絡志豪媽媽。電話筒傳來的,是平靜的聲音,她說:「我兒子的心仍在跳動,他的眼睛仍可看見這個世界。」

我感動得很,神啊!一件原本不幸的事,卻因額外的保守,叫更多的人得褔。一個年輕生命的完結,卻換來至少八個人的生命延續。我現在明白為何他的肢體如此完整了。我告訴志豪媽媽,他在中一時已經決志信主的,我相信他現在安躺在主的懷中,他享有永遠的生命。

我和其他同事原本打算下午拜訪志豪媽媽的,但她婉拒我們,因要避開記者,她現在寄住於親友家,她建議來校見我們,並可懷念志豪生前學習過的地方。

下午,我們在校長室見面,大家送上問候及老師們送贈的安慰金,並且將追思會上大家寫給志豪的心意卡、老師寫志豪在校的片段歷史、廖老師特地選來插上「主恩夠用」的鮮花束,一一送上。志豪媽媽及志豪舅父欣然接下,並表示關心同學們能否堅強接受此事。他們真的細心,自己仍在傷痛中,也不忘關心旁邊人的感受。志豪媽媽說:「有許多人曾經幫助我,因此,我也要志豪去幫助有需要的人,我以我的兒子為榮。他昏迷那二天,我的確好痛苦,但當醫生告訴我他身體十分強壯,除了腦部受損,其他器官原整無缺,建議我們捐給有需要的人。我們作出決定後,立即感到釋放,我兒子好有用啊,他好叻仔,我以我的兒子為榮!」她面上的微笑是帶著光彩的。

更奇妙的事,他母親和舅父竟提出要為兒子舉行一個基督教的喪禮,他們並非信徒,但在醫院時,院牧與他們接觸,於是他們作出了這決定。他們認為老師最熟悉志豪,由老師安排喪禮的內容是最恰當的。我祈求上帝使用這個喪禮。

烏雲後面仍有陽光,短短數天,我親身經歷叫人傷痛、不想面對的死亡,以及無私、偉大、令人尊敬的愛。

「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這是聖經的說話,應驗在志豪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