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or000301

梁啓雄

我願意

 

我想藉這個機會在此問候幾位朋 友(受贈者)。 但我不需要親自見到你們,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這些朋友的名字、樣貌、地址…… 我只想知道你們的身體好嗎?  我衷心的祝福你們活得健康。

六年前一次不幸意外帶走了我的兒子啓雄, 當時醫護人員告訴我已經盡了最大努力 , 我們全家人都很傷心。 既然兒子離開我們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我想起他從小就很喜歡幫助人, 時常捐血 , 既然走了。 我就將他所有有用的器官及組織捐給有需要的人士, 幫他們從垂死邊緣活過來, 不再受疾病折磨。 我兒子一定會同意我的決定, 我立即向醫護人員說出我的想法;希望他們照我的意思去做。 醫護人員幫我聯絡器官移植聯絡主任唐姑娘, 然後作出所有檢查及安排; 當時我能夠在極大傷痛的時侯作出這決定, 亦有賴家人的支持; 我很欣慰: 我兒子的器官被移植到幾位不認識的朋友身上, 燃點別人的生命, 我很多謝我的兒子!

「啓雄! 多謝您將器官保存得這麼好, 它們才可以活在其他有需要的人的身上。」 我相信捐贈器官給有需要的朋友是一種緣份 , 很高興你的器官可以住在有需要的朋友身上,與不同人配合及結緣。您離去已有一段時間,過去與您生活的生點滴仍印在我的腦海,但請您放心!我對生命有熱誠, 我生活得很積極; 我在「心連心、慶新生溫情相聚」活動中接觸到不同受惠家庭, 當我見到他們的笑容及與家人快樂地生活, 我感到欣慰。

我希望所有人都願意伸出雙手, 支持器官捐贈!

陳美梨婆婆

2010年6月

我爸爸

作者:一個傳統的中國人

先說說我意外地離世的父親是個怎樣的人:他爲人正直,愛家人,對長輩孝敬,對朋友忠誠,工作盡責,對晚輩提携,平易近人,生性愛熱鬧,豪爽。儘管他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他肯定是一個好父親。

當然我很專敬他,但有些時候,我們相處就像朋友般的投契。由于他生性愛熱鬧,甚至非常樂意參加年輕人的聚會,有些與我年紀相仿的朋友們也很愛戴他,對他們來說,很難想像能與一位年紀相差二十五載的長輩,如此投契地談天說地,細說人生。有時聊得投機,大夥兒甚至會促膝長談達旦,樂在其中。

他離世前年多來,我爲了創業,受了點波折,情緒不好時,他鼓勵我正面面對人生。我知道其實當時他心裏也挺替我的事業和財政著急,但爲了不想加重我的壓力,故意沒有在我面前問及太多,體諒我不想提及的煩惱,他默默地在支持。我與太太回家探望,他就特別高興,表面裝作平常,却滿滿地預備一桌子我們愛吃的菜。愛,洋溢于細微處。

我沒有朱自清先生寫「背影」時的文筆,但這就是我真實的爸爸,我們一家人對他充滿深厚的感情。

然而,突如其來的事故,我爸爸離開了世界。突然的變故,也真如晴天霹靂,家人們當然有很多傷感。感謝神,在這震撼艱難的時刻賜力量讓我們家人共同作了一個滿有祝福的决定,把父親遺留健全的器官,捐贈有需要的人。我們知道這符合父親生前的意願,回想起來,作這决定時,家人心中也有過一番掙扎,一邊想保留離世者的一點一滴,但又明白其實肉體不值得挽留,因爲過不久,總會化爲灰燼。當時我們家人心中的矛盾,大家也可以想像。儘管知道這是一個正確的决定,能帶給別人希望,實行了,沒想到真正的感動,來自一年多以後。

父親過世一年多後,我們家人獲<香港移植學會>邀請,參加一個家庭同樂日活動,與很多器官受贈者見面,一同在郊外愉快地過了一天。活動中我看見很多笑面,有些是來自接受器官移植康復後的父親們,他們與子女共享天倫,康復者憶述他們患病等候捐贈器官時的焦急,感觸良多。雖然不見得接受我父親器官的人當天也在其中(因爲當天參與活動的康復者都是好幾年前接受移植手術的),但這次活動讓我深深體會,器官捐贈,原來受惠的不只是患病者本人,一個對我們一家人已經沒有實際用途的遺體器官,原來能幫助另外一家人。

一人患病受痛,全家人擔憂受壓。明白這道理,想想康復者家庭中孩子們的笑臉,我仿佛看見我離世的親人在天國中含笑點頭。


「施比受更為有福」,願你和你的親人,幸福美滿,也一同支持器官捐贈。

donor000101

梁鍚洪

1953-2007

作別此間短暫紅塵 安赴西方永生樂土donor000102

梁鍚洪生前熱愛旅遊 , 熱愛登山 , 熱愛跑步 , 活潑好動

性格缺點 : 性情倔強 , 固執 , 不擅說討好話 。

性格優點 : 不煙不酒 , 生活簡樸自約 , 對家庭百分百付出 。

在生命畫上休止符的時候 , 他奉獻出身體器官遺愛人間 ,

令別人的生命得到珍貴廷續 , 令自己的休止符永恆閃耀發光 。

chiho

志豪

一粒麥子 岑麗媚老師

十二月十九日

早上七時五十分,辦事處同事接到一位家長來電為兒子請假,內容是:「我兒子昨晚遇到交通意外,現在昏迷在院,醫生說他命危。」聽見這消息,大家都呆了。隨後,我立即致電學生的母親了解詳情。原來當天報章上載「一名少年橫過馬路時被校巴撞倒,反彈石壆,再被巴士捲入車底」的主角,正是我校中三男生——志豪。

我找來幾位同事立即禱告,校方隨即啟動危機小組,預備如何處理師生的情緒。二十分鐘後,我要上課,心情重得不知如何是好,只知要冷靜,要冷靜;那一課堂,學生出奇的安靜,他們尚未知真相,但上帝卻叫他們乖乖的,好讓我可以冷靜作出安排。

十時左右,校長將消息通告全校,並為受傷學生及其家人祈禱。之後,我和志豪的班主任趕去醫院探候他。途中,我腦海不斷湧現他的面容,最深刻的一幕是那年的中一福音營的一個晚上,當時我負責巡視學生們是否乖乖的就寢,果然所有的宿舍都關燈了,在微弱的街燈下,穿過窗戶,我見到志豪在上格床上讀聖經,他是靠著微光在細讀,十分專注,我沒有打擾他。翌日吃早點時,我輕聲問他:「昨晚的聖經好看嗎?」他沒有答我,只垂頭淺笑。離營前的獻心會中,我見他幾乎是最後走出去立志跟隨主的。他當時的班主任曾跟我說,志豪是個認真的人,他肯思想的,因此,我敢肯定,他是屬主的,想到這裡,我安心了。

在深切治療部的病房裡,我見到他,口鼻插了膠管,頭上的髮絲剃光了,上面包上繃帶。他的舅父伴著他,紅著眼說:「老師,跟他說句鼓勵話,叫他快些好過來。」我彎身貼近他的耳邊,告訴他我們都很疼愛他,希望他能堅強捱過這關,我請他跟主傾訴,因為他是屬主的……我淚眼模糊中見他耳朵有血微滲,但他的面容端正,呼吸均勻,雙目緊閉,其上有二塊透明膠片遮蓋著;再看他的全身,雖有被子覆蓋,但仍見四肢完整,我還看見在被子末端露出來的腳趾呢。神啊,這麼嚴重的車禍,何竟如此完整的身軀?他會復原嗎?…他舅父哽咽著說:「醫生說不樂觀,因他的腦受重傷,漲得很大,生存的希望很微,我問他會有奇蹟嗎,他不答我。」

離開醫院,我的心比之前還要重甸甸的,我該如何禱告?求他醒過來,但客觀環境告訴我,前路不易行啊!我只求上帝按祂的心意行,最終能榮耀主的名。

十二月二十日

這天是全校的音樂日,不用上課,各班進行歌唱比賽,本來是高高興興的日子。放學前,他母親來電說,他走了。為了照顧同學的情緒,學校決定明天才公佈消息,同時趕忙籌備追思會,讓師生的傷痛情緒可以釋放。

十二月二十一日

這天是全校慶祝聖誕的日子,先是崇拜,跟著是班會聯歡。要在這時刻宣布死訊,多難受,卻又不可以逃避。思前想後,結果決定在崇拜一開始便由校長宣布,然後全場默哀,我見他的同班男生全都強忍悲傷,女的則淚流不止。感謝主,講員是一位熟悉學校的前任老師,她將主降生救世人的佳音帶出,又能激勵學生勇敢面對人生不可料的禍患。上帝為同學預備了講員。

隨後,各班去聯歡,3E班的同學則安靜地進行追思會。唱「誰曾應許」時,大家都缺堤了,嗚咽聲四起。平日頑皮、剛烈的男生也不斷地抹眼淚,女生更不在話下,老師們也是泣不成聲。眼淚是上帝給人的禮物,排放了,人也輕省了不少。

當天下午,我們從記者來訪中知道志豪父母將兒子有用的器官全都捐出,連皮膚、骨骼也捐出。啊,好偉大的父母親!

十二月二十二日

是聖誕假期的開始,但我心裡仍記掛著志豪的事。我要告訴他媽媽,志豪是屬主的啊。早上八時多,同事來電,說有二大報章頭條新聞是有關志豪媽媽捐贈器官一事。我趕忙返回學校,聯絡志豪媽媽。電話筒傳來的,是平靜的聲音,她說:「我兒子的心仍在跳動,他的眼睛仍可看見這個世界。」

我感動得很,神啊!一件原本不幸的事,卻因額外的保守,叫更多的人得褔。一個年輕生命的完結,卻換來至少八個人的生命延續。我現在明白為何他的肢體如此完整了。我告訴志豪媽媽,他在中一時已經決志信主的,我相信他現在安躺在主的懷中,他享有永遠的生命。

我和其他同事原本打算下午拜訪志豪媽媽的,但她婉拒我們,因要避開記者,她現在寄住於親友家,她建議來校見我們,並可懷念志豪生前學習過的地方。

下午,我們在校長室見面,大家送上問候及老師們送贈的安慰金,並且將追思會上大家寫給志豪的心意卡、老師寫志豪在校的片段歷史、廖老師特地選來插上「主恩夠用」的鮮花束,一一送上。志豪媽媽及志豪舅父欣然接下,並表示關心同學們能否堅強接受此事。他們真的細心,自己仍在傷痛中,也不忘關心旁邊人的感受。志豪媽媽說:「有許多人曾經幫助我,因此,我也要志豪去幫助有需要的人,我以我的兒子為榮。他昏迷那二天,我的確好痛苦,但當醫生告訴我他身體十分強壯,除了腦部受損,其他器官原整無缺,建議我們捐給有需要的人。我們作出決定後,立即感到釋放,我兒子好有用啊,他好叻仔,我以我的兒子為榮!」她面上的微笑是帶著光彩的。

更奇妙的事,他母親和舅父竟提出要為兒子舉行一個基督教的喪禮,他們並非信徒,但在醫院時,院牧與他們接觸,於是他們作出了這決定。他們認為老師最熟悉志豪,由老師安排喪禮的內容是最恰當的。我祈求上帝使用這個喪禮。

烏雲後面仍有陽光,短短數天,我親身經歷叫人傷痛、不想面對的死亡,以及無私、偉大、令人尊敬的愛。

「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這是聖經的說話,應驗在志豪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