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英雄 

捐贈者妻子和女兒: 黃太與學沂

唐姑娘:

多謝妳對我家各人的關心和鼓勵,多謝妳寄給我的書籍和受惠者的心意咭。關於那本書「生命的讚歌」,我只看了幾頁,因為我的眼淚已經不停流下來,可能文章內容觸動了我對先夫的思念。請代我向受惠者說聲多謝,祝願他們健康快樂,那些心意咭,我會留待女兒成長些再讓她細閱。

我與女兒仍接受社工的輔導,當提及爸爸的事情,我仍會流淚,社工提到思念仍在,不過哀傷會慢慢過去,要努力生活下去,反而女兒比我還要堅強。她在學校有一課文名為「真英雄」,主要提到 2003年一群對抗沙士和照顧病人的醫護人員,她是在2003年出生,我有向她說過此事。當時,學校要求同學們寫出他們心中的真英雄,大部份寫警察、消防員等,而她則寫她的爸爸。那時,她說道:「媽媽,老師要求我在上課時,用普通話讀出我的文章,同學們聽後則說很佩服爸爸,老師聽後都說很感動。我聽到他們的反應,我很開心。」我看到她的句子雖然只是幾十個字,但是在我眼中,她已付出很大的勇氣。我對她說:「妳好勇敢,媽媽都好感動。」在我心中裏都提自己要努力積極生活下去,因為我有一個女兒需要我的愛護,我也附上文檔與妳分享。

剛巧於星期一收到殯儀館通知,關於申請柴灣華人永遠墳場的骨灰位已成功抽到,將於明年3月22日辦理電腦抽位事宜。這件事則是對傳統中國人說最為重要,亦對先夫而言終於有個居所。

最後,祝妳工作順利、生活愉快!

黃太上

10月2011年

最後的抉擇

李漢華

 

至親的突然離世,一下子很難接受,我的心情至今還沒法平復過來。

一個雨天的下午,心情像天色一樣灰暗,我打開家中的信箱,收到從威爾斯親王醫院器官捐贈組寄來的信,再次勾起那悲痛的回憶……

2011520日,我的至愛離世了!( 那天本是我們計劃乘飛機出門旅行的日子) 。她的健康向來不大好,在人生五十多年中,動過了好幾次大手術,彷彿多次從鬼門關經過一般。正是在這個原因下,住在外地的兒子安排了我們一家三口在五月下旬一起去旅行,以爭取相聚的時間。正當我滿心歡喜等待我們這開心之旅的來臨,在出發前的一星期,至愛突然腦中風。在很短的時間內,面孔滿帶欣的她,變成一個昏迷了沒有反應的病人。

最初,我還帶有一些希望,期望至愛可以甦醒過來。可是天意弄人,就算從遠方返港的兒子在她耳邊不斷的呼喚,也沒法把她弄醒。最後,在醫生的解釋下,我們接了她腦幹死亡這個事實。

這時,威爾斯醫院器官捐贈組唐姑娘向我及家人提議,把至愛的器官捐出來幫助有需要的病人。我第一個反應是:她是一個長期病患者,要長期服藥,可能把所有器官都弄壞了,再加上我的一些家人不太支持,我起初也有一些猶疑。後來,我跟兒子商量後,認為可以為她在死後留下一點愛在人間,這相信是她生前的意願。最後,我們決定將她身體可供移植的器官捐出,希望可以幫助有需要的病人。

 

打開這封從威院器官捐贈組寄來的信,信內是一個移植了我至愛的腎臟的病人發出的多謝咭,我覺得很欣慰,悲傷的心情亦能平復過來。此外,這封信再次喚起我參加捐贈器官計劃的決定,坐言起行,我立刻上網作器官捐贈登記。

 

2011714

再給女兒的信

慈欣:

妳離開我們已五年了,我們除了仍記念妳的生日5月18日外,也記多了一個日子――四月二十日。 2005年的4月20日早上,我多麼不願意獨留妳一個人在醫院那床架上。妳安靜地睡了。我和你父親及圍著妳的人(牧師、校長、老師和教母),都沒有跟妳說一句再見便默默地離開那房間。妳的同學們我也很關心,我那時說的第一句話,是請妳班主任向同學們好好說你走了,我擔心把他們嚇得極傷心。至於妳的姐姐哥哥,我卻沒有想過要立即叫他們從英國及美國回來,但陳牧師轉告我,若不告訴他們,是一件很遺憾的事。幸而他們趕緊一兩天便回來替妳辦這件大事――安息禮拜及追思會。

妳離開的第一年,家中安靜得很,我頗不習慣,姐姐回英國讀書,哥哥說不離港了,他和爸爸日間有工作,我除了應約去飲茶外,卻很想和別人談妳的往事。但最深層的話,卻是由紙筆表達得更好。我將以前曾經以妳作題材的文章找了出來給陳牧師讀,好讓他作妳安息禮拜講道的參考。妳離開了卻多了幾篇登在教會刊物的懷念文章,他們寫得令我很感動。我也執筆抒發對妳的想念呢!第一篇文章我送了給「善寧會」出版於「寄給天國的信」一書內。接著我竟成功出版了「慈欣―喜樂的一生」這本粉紅色小天使封面的書。啊!這是天父的慈愛與感動,不是由於它的銷量好,而是多人樂於響應藉這書捐助無國界醫生。第一版供不應求,第二版多了牧師在追思會的話和妳最後的一些照片――英國之遊。這次我在刊物註冊處登記時,仍是填上將這書作慈善用途,不是出售,因此這書是沒有售價的。其後我決定了將這書的收入捐給「奧比斯」眼科,並立即在書後夾著一篇文「一雙眼角膜背後的故事」。

慈欣,妳的最後捐贈,雖是由媽媽決定了,但最初媽媽為什麼不想別人知道呢? 妳爸爸說得對,我總是先為別人設想(雖然不知這是否有作用),我是害怕你那班才是十二、三歲的朋友仔又多一些想像的刺痛(雖然理性上他們一定能明白那是對的)。所以我是要求牧師不要在安息禮拜上題這事。但後來竟有人在不知情下寫了文章說出來,我一看便感動得淚流。

接著我跟驗屍官商量了妳的「愛心」捐獻,我很記得在醫院時,妳跟那些醫科教授和學生是多麼合作,他們對妳的「心」多感興趣呀!主診醫生說,妳的「心」是香港首個被發現的病例,全世界也只得幾宗。中國的「醫療大師」也說在中國仍未發現有這個心的情況。那麼好吧,妳的心很值得他們研究呀!更何況妳被天父恩賜了善良的心、喜樂的心,曾多次願意「傾囊而出」的去捐助受災者,又每天都用創意歡笑去調和別人的生活。接到妳送的禮物當然好,但送禮的妳更是樂極了。

我要學妳呢!今年五月,我參加了一次器官移植學會的活動,認識了上一屆主席周嘉歡醫生,她剛主編了「生命的讚歌」一書。她與我傾談後,在這書上簽了名。我也送贈了她一本「慈欣」書。接著我訂購了共三十本「生命的讚歌」。那是用來記念妳今年忌辰的好方法。我將這書全數送到學校、教會、神學院和癌病資源中心的圖書部,當然也送了一些給妳、我的恩友如牧師、老師、同學仔等。「生命的讚歌」也是妳用一生美妙地譜奏了出來。

 donor000601

中: 媽媽 右: 周嘉歡醫生

 

媽媽

2010年8月12日 南京